7.0

2022-08-31发布:

《超高校级的催眠动画师》

精彩内容:


《超高校級的催眠動畫師》


正文 【超高校級的催眠動畫師】1

    作者:正義的催眠

    26年/月/2日

    字數:476

    我的名字叫禦手洗亮太,擁有被稱爲「超高校級的動畫師」的才能,並因此

    進入了這所被稱爲人類希望的學院希望之峰學院。

    我堅信著,我的動畫能給全世界的人帶來希望。

    也因此,爲了讓希望永存,我決定用我的才能,向全世界播放希望動畫。

    而那希望之峰學院史上最大最惡事件卻深深的改變了我。

    在那事件裏,我看到了這世界的黑暗,也控制了那名爲超高校級絕望姐妹花。

    我托她們的行爲,得到了改變。

    若這世間人類擁有絕望的種子,只要時機成熟必會發芽成長。

    而在這絕望還未發芽之際,我必須要用自己的雙手進行改變,讓這世界只擁

    有燦爛的希望。

    因此我改變了,爲了讓人類永遠懷有不可磨滅希望,我必須讓所有最具才能,

    也就是這所學校的女學生們全都懷上我的孩子。

    這樣,在這優秀的希望因子和母體之下,我們的子孫將永遠向世界散布希望

    因爲啊,我堅信,只有最具希望的我與最具才能的女人們,才可以塑造出那最耀

    眼最燦爛的希望,讓這個世界邁向理性的未來。

    (時間線約爲希望之峰學院史上最大罪惡之後,禦手洗提前結束了盾子的計

    劃,罪木等都沒被強制洗腦。)

    一、禦手洗的第一次,生殖工具雪染老師「這???我該???」如今的禦

    手洗戰戰兢兢的握著自己口袋了的手機,來到希望之峰的教師公寓,來徘徊于

    一個房子面前。

    徘徊許久,禦手洗終還是提起勇氣,暗暗緊握自己的手機「不可以逃避,不

    可以逃避,我這一切都是爲了世間永遠的希望。」猛吸了口氣,拍打眼前的鐵門

    「不好意思,請問雪染老師在嗎?」「來了來了」隨著禦手洗的敲門聲,一位橙

    色頭髮身穿女僕服侍的女子撲哧撲哧的打開了門,看到門口的是禦手洗同學後的

    雪染似乎感到有些意外,但依舊擺正姿態對著禦手洗微微一笑「啊,是禦手洗同

    學啊,找老師有什幺事情嗎?」雪染千紗,原超高校級的家政婦,同樣也是我在

    希望之峰學院的老師。

    靠著她積極、真誠與熱情,將原本懶散自我的同學們重新彙聚在了一起,是

    一個令班級裏所有人都尊敬、喜愛的好老師。

    不過禦手洗深知,無論這個老師現在狀態多幺積極,爲人多幺善良負責,但

    她的心裏依舊埋藏著絕望的種子。

    不好意思了雪染老師,我這全是爲了這世間的希望!

    禦手洗暗咬嘴唇,緊捏手機,身體不時的略帶顫抖雪染看到禦手洗這狀態,

    不免有些擔心「禦手洗同學,你怎幺直冒冷汗啊,是身體不舒服了嗎?」禦手洗

    一聽雪染的話,自知自己太過緊張,以至于略微亂了分寸,便閉眼平息吸吐幾秒,

    直到心律基本穩定,這才再次張開眼睛對雪染說道「不好意思,雪染老師,之前

    我有點小緊張。對了,我特地帶了一個東西,你能看下這個嗎?」說完,禦手洗

    立馬掏出了他的手機,將其放在雪染的面前。

    雪染「咦,是你做的新動畫嗎?什幺什幺,讓老師我看看!」隨著手機屏幕

    上詭異的花紋與奇特的聲效,雪染全身感到詭異。

    身體即似缥缈、又似厚沈,全身也說不清舒服舒服,只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被

    這手機和吸了進去。

    「那個,雪染老師?」隨著將手機重新放口袋,雪染這才漸漸脫離了之前

    ?最?新

    奇異的感覺,恢複了自己的神志。

    雪染「咦,我這是???怎幺了?」禦手洗「雪染老師,聽的見嗎雪染老師?

    」雪染聽到禦手洗的呼喊聲,這才想起來她正在接客「啊,禦手洗同學,不好意

    思,前面老師有些走神了,你有什幺事情嗎?」禦手洗「啊,那個,有些很隱私

    的事情想和您談???」這話一聽,雪染露出了一絲陰笑「咦,也難怪,禦手洗

    同學畢竟也這個年齡了嘛。好吧!老師作爲成年人,無論你有什幺情感上的煩惱,

    老師我都會站在你一邊的!」禦手洗仍帶有一絲膽怯,微微低頭不敢直視雪染「

    那個,老師我們能不能進屋裏聊?」雪染「呵呵,禦手洗同學還害羞了呀,當然

    可以啦,來吧!」禦手洗微微鞠躬「那就,多打擾了。」

    隨著禦手洗走進玄門,並順手關掉宿舍的房門。

    雪染突覺有些不對,先是看了看禦手洗,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看著禦

    手洗的時候眼神也不知怎幺的發生了點變化,臉還帶些微紅「禦手洗同學,那個,

    你,那個???」禦手洗看著雪染的情況,自知自己的催眠很是成功,不過其還

    不急著釋放自己的所有底牌,要一步步確認這催眠到底效果如何「怎幺了,雪染

    老師?」雪染指了指禦手洗身上的衣服說道「禦手洗同學,你,你怎幺還不快把

    衣服給脫了,不然多令人害羞啊???」禦手洗嚥了嚥口水,作爲一個只會畫動

    畫的宅男,自是沒品嚐過女人的滋味,這超嘗試的話語更是另這青春期的男孩動

    容。

    但其任不敢大意,依舊試探性的故裝驚訝進行盤問「咦,老師,那個,我爲

    什幺要脫衣服?」「這不是當然的嗎!」雪染雙手叉腰,手指抵著禦手洗的鼻子

    說道「禦手洗同學,你到老師家裏來做客,必須脫光衣服才行,老師我也會把衣

    服給脫掉的,房間裏對話必須裸著身體,這不是常識嗎?」禦手洗「也是,也是,

    誰叫這是常識嘛,沒辦法呢。」說完,禦手洗便趕緊脫下了自己的衣物,準備將

    其放到玄門旁木櫃上。

    雪染「禦手洗同學,等等,你就衣服就給我吧,我順便幫你給快速清潔下。

    」禦手洗擡頭一看,原來雪染早就已經把衣服脫光,並早已將它們四四方方整齊

    的折疊在手上。

    禦手洗「老師,你脫得可真快???」雪染「啊呀,老師我畢竟是原高校級

    家政婦,脫衣服這種事情自然也是超高校級的啦。」禦手洗「哈哈,也是啊,也

    是。」看著雪染叉著腰自信的姿態,兩個乳房也隨著她的動作不住的搖擺,看的

    禦手洗心裏一陣騷動,下面的陰莖自然也不免發生了反應。

    看著禦手洗下面的陰莖立了起來,雪染不但不覺得害臊,反倒微微一笑「啊

    呀,禦手洗同學,沒想到你下面還挺大的嘛。」禦手洗「嘿嘿,我就這比較突出,

    和老師你們這些偉大超高校級希望相比,根本算不上什幺。」雪染一聽,不顧自

    己裸體對禦手洗有多大,連忙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勵「可別這幺說禦手

    洗同學,你也是我學生中的一份子,老師我能看得出來,你身上也背有閃耀的希

    望!」禦手洗看到這雙奶子突然抖到眼前,那還有心聽她說了些啥,只是眼睛死

    死盯著雪染的胸部隨口答應道「嘿嘿,是嗎???」就在此時,玄關門外傳出一

    些細碎的雜聲。

    雪染一拍雙手,做出了一個即懊惱又抱歉的姿態看著禦手洗「啊呀,是宗方

    來了!不好意思禦手洗同學,我給忘了今天是我們副院長也就是宗方臨時日本

    的日子,你先到客廳坐一會兒好嗎?」(宗方良助,原超高校級的學生會會長)

    禦手洗「這???」自知情況不妙的禦手洗,趕緊拿他的手機「雪染老師,

    請你看這???」

    隨著房門打開,看著門口站著的宗方,雪染一下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況,撲到

    了宗方的懷裏「宗方,我好想你哦,真的真的好想你哦」宗方「雪染,你也太誇

    張了,我們上午不是就在學院裏見過面了嗎。」宗方看著懷裏穿著女僕裝卻仍不

    時略帶幼氣的女友,原本冷靜無情的他也難一直著臉,露出只對雪染才有的微

    笑「對了,前面我好像聽到房裏有什幺聲音,是發生了什幺?」雪染「啊,是這

    樣的,我有個學生發生了一些事情,過來找我咨詢來著,現在還在客廳坐著呢。

    」宗方「是這樣啊,如果你正在忙我就不打擾你了,晚點我再來找你。」雪染「

    沒事沒事,對了宗方,我有個東西想給你看。」說完,從她女僕服裏掏出禦手洗

    的手機,照向宗方。

    禦手洗「宗方前輩,我可是久仰您大名了,聽聞正是因爲您的關係,才使希

    望之峰學院在這幾年裏獲得了大量海外政府的支持,而您現在也正忙希望之峰學

    院海外擴展計劃對吧。」宗方「確實,因爲這計劃不單是對這學院,我相信乃至

    于對整個世界,它都將有巨大積極的意義。」如今房裏的叁人,宗方、禦手洗和

    雪染,全都赤裸著身體在客廳裏交談。

    宗方作爲原超高校級的學生會會長,自然文武全

    ???|?‥

    才,其身體的健美程度可不

    是禦手洗這個病秧子能比的。

    不過若說下半身的尺寸,呵呵,那可就不好說了。

    雪染「真是的,到我宿舍也只會談工作的事情,這樣我會不高興的哦!」宗

    方「也是也是,不好意思,這都已經成爲我的職業病了。」雪染「禦手洗,不好

    意思,在你正肏我的時候麻煩你。」禦手洗「沒事的雪染老師,畢竟您的小穴那

    幺舒服,你的技術又那幺好,我幾乎不用動整個人就可以將你肏翻飛天,真不愧

    是原超高校級的家政婦啊!」雪染聽到禦手洗的誇讚,似乎爲了表現她的開心,

    整個比起剛才浮動尺寸加劇不少,雙手夾著她的乳房,把她的乳房擠得更爲腫大

    「哈、那是自然的啦,老師我無論家政、教導、還是做愛那可都是超高校級的哦!

    」如今的雪染正對著坐在禦手洗的大雞雞上,而她的背面正是那位自己愛人被肏

    也不爲所動的宗方。

    可對禦手洗而言,雖然雪染表現的異常積極,且其身材也是勁爆的嚇人,但

    對禦手洗而言似乎還覺得不夠爽,便不斷地拍打著雪染的屁股,當著她男友的面

    打出了一道道手印「雪染老師的做愛技巧果然好的不得了呢,莫非雪染老師和宗

    方做了好多次?」宗方聽到後,表現出了一絲緊張,連忙輕咳掩飾自己的尴尬「

    沒有的事情,禦手洗同學,我就和雪染做過一次,請你務必相信我。畢竟愛人之

    間是不能做愛的呢,這可是常識!」雪染似乎爲了證實宗方說的話,在扭擺著自

    己屁股的同時說道「禦手洗同學,老師我也可證明宗方真的只和我在畢業的那一

    天做過一次哦!別看宗方似乎很認真,但在那方面他可是很晚熟的。」禦手洗舔

    了舔雪染的脖子,並順著脖子一直舔舐到她的嘴唇「好啦雪染老師,我相信你說

    的是對的,畢竟你的小穴那幺緊,怎幺看也不像是老被肏的爛肉呢。更何況,愛

    人之間是不能做愛的呢,這可是哪怕非超高校級的人,也都知道的常識對吧。」

    聽到禦手洗同學相信了她,雪染似乎有些感動,眼角裏也泛出了少許淚花「謝謝

    你禦手洗同學,老師有你這樣的學生真是太好了。老師我一定會加倍努力和你做

    愛,讓你在我小穴裏射出好多好多的精子,生好多好多的孩子。」宗方也在旁邊

    說道「是的,禦手洗同學,如果你要和雪染生好多好多的孩子,這個世界的未來

    就靠你了!」禦手洗笑了笑「是嗎,老師的這穴確實很舒服,老師的姿勢也確實

    很誘人,但是???總覺得少了點什幺。」雪染「嗯?少了點什幺?」禦手洗「

    啊,對了,我想起來了!」說完,禦手洗在雪染旁邊打了個響指。雪染隨著響指

    的清脆聲,眼神閃過一絲暗淡,隨後又即刻恢複到了原來的神色「啊,禦手洗同

    學,真不好不好意思,老師剛剛分神了。」禦手洗「老師,你可要認真的啊,不

    然這可怎幺才能搾出我的精液射入你的小穴呢?不行,我得給你點懲罰!」說完,

    禦手洗便捧起雪染的左乳房,往雪染乳頭上輕輕一舔。

    雪染自認爲作爲原超高校級的家政婦,自己性技高超,本倒也不介意乳頭被

    禦手洗這樣的糙舌輕舔。

    但這一舔,雪染直接感到一絲電流從她的乳頭漫布全身,整個人不知怎幺的

    異常敏感,忍不住「啊~ 」的呻吟了一聲。

    禦手洗「雪染老師,你剛剛???」雪染「那只是失誤啦,失誤!我的可是

    超高校級小穴,哪會被你的這個大雞巴給肏爛。」禦手洗「哦?是嗎雪染老師?

    」禦手洗看到雪染還死不承認,反倒有了一絲玩味,便直接將嘴含住雪染的乳房,

    拿牙輕咬她的乳頭。

    雪染「啊~ 禦手洗,別,別咬,老師我~ 」禦手洗「老師你怎幺了,這可才

    輕含了你的乳頭而已哦。」雪染被他一說,但是一陣羞愧,心想「是啊,我這是

    怎幺了,我可是原超高校級的家政婦啊,竟然乳頭被調戲一下就不行了,這可不

    成。」而旁邊的宗方倒是擔憂他女友「雪染,你感覺有點不太對,要不禦手洗君,

    我們今天就算了吧。」禦手洗聽了這話倒是不開心,心想「你個戴綠帽的煩個什

    幺,我好不容易調高了雪染老師十倍敏感,萬一她真的不敢下去,還怎幺讓她懷

    孕,怎幺讓她傳播希望!」雪染畢竟也是個倔強的女孩,作爲希望之峰學院老師

    的她自然不願讓自己的學生看到她的軟弱「不要,宗方你不用擔心我,我可以的,

    相信我!我一定會讓禦手洗同學狂肏自己的小穴,噴出大量精液的!」禦手洗聽

    了後,猛地拍了拍雪染的屁股「雪染老師說的很好,不過你這腰可好久不動了哦。

    」雪染微笑的看著禦手洗,微微擺動自己的身體想要顯示她的性愛技巧高超「好

    啦好啦,老師我這次可要動真格了!」說完,她慢慢的將陰唇擡高到龜頭處,再

    伴著她的臀肉猛地向下坐去。

    這下一坐,龜頭直接順著肉壁頂上雪染的子宮內巢,這十倍的刺激可著實不

    好忍,雪染被雞巴這一捅,搞的雪染直接陰道鬆垮,雙手緊緊抱住禦手洗的背部,

    下面的小穴不住流水。

    雪染「太太太,太爽了,這這這,老師???」禦手洗「好啦老師,這才抽

    了一下,怎幺就不行啦?」說完,禦手洗親自捧住雪染的臀,將其硬是提到之前

    的位置,猛地往下一按。

    這一按,搞的雪染逼水四濺,整個人癱在禦手洗的身上,不住的喘著粗氣「

    高高高高潮了,老師不行了,老師認輸,認輸!!!」禦手洗看著雪染直流口水,

    也是不忍,便乾脆將其放倒在沙發上,以正常體味的方式掰開她雙腿,看著那滿

    是淫液的小穴,姿勢按耐不住「老師,認輸可以,但是這精液總得讓我射進你的

    小穴吧,不然今天你豈不是被白肏了?」雪染聽了這話,略有羞愧「這、這、我???

    」宗方在旁邊笑道「沒事的雪染,無論你選擇什幺,我都支持你。」雪染聽了宗

    方的鼓勵,一咬牙說道「行!老師我剛剛高潮過,要老師自己動腰那是實在動不

    動了,要不禦手洗同學你勞苦一下,就用這正常體來肏老師吧。

    禦手洗倒是表現的一臉無奈「唉,行吧行吧,這畢竟是爲了希望的事業,我

    就只能辛苦一下了。」雪染「那就辛苦禦手洗同學了。」說完,禦手洗便再次提

    著那被雪染淫液浸泡過的雞巴,用龜頭扒開雪染的橙色陰毛,猛地往裏一塞。

    禦手洗這第一塞就用勁全力,正如之前坐姿一般,直接塞入雪染陰道最內。

    配著禦手洗的腰部晃動,雪染本就微巨的乳房也不時的上下蠕動,身上的

    汗液慢慢滲出,更是多了幾分淫蕩氣色。

    不過雪染倒是堅強,估是因爲之前禦手洗的兩次肏穴,搞的她高潮淫水更是

    浸濕了沙發一片。

    又或者是她已經習慣了這十倍刺激給她的快感,反正如今的她,雖然已經被

    禦手洗肏入陰底,她硬是咬牙強忍,努力不讓自己再次失態。

    但雪染無論怎幺忍耐,總會有個峰值。

    如今雪染雖閉口強忍,但她那不時起伏的胸膛、癱在胸口那雙巨乳與身上的

    稀疏汗液,搞的禦手洗更是騷動難忍,猛地給她再插一棒。

    雪染「啊啊~」

    這一棒終砸開了雪染的小嘴,搞的她不忍輕吟一聲,老師尊嚴已然撬動。

    禦手洗聽到,自是開心,立馬提鞭連揮。

    這下他可不再細細品味,陪雪染玩師生遊戲。

    在幾下的肏穴之下,雪染在禦手洗的內心地位漸漸變爲一個希望的生殖容器。

    禦手洗內心「是的,她只個生殖器,只是個生殖器。所有希望之峰學院的女

    生都只是我的生殖器,我是在幫全世界擁有更爲希望的未來,所以我沒有錯,我

    這行爲才是最有希望的行爲!」在禦手洗的自我安慰下,他越發覺得自己的行爲

    沒有問題。

    光肏個雪染老師算什幺?他可是這個學院,乃至整個世界最具有希望資格的

    人。

    所以他必須扛起這份希望的責任,必須由他將希望散播到未來。

    禦手洗越想越激動,也越想越覺得自己的行爲理,便也直接放下所謂的矜

    持,雙手各抓雪染一腿,把這雙玉足足裸直接壓到雪染腦後。

    整個人壓在雪染的身上,拚命在她上身排泄著他的慾望。

    只看這雪染被禦手洗連番攻擊,再加上十倍快感的刺激,整個人頭腦早已亂

    成一團,只能被迫享受著這雞巴頂她卵巢的快感「禦???手洗,別別別,太快

    了,太快了,老師,老師要被你肏壞了,老師老師」禦手洗「老師,雪染老師,

    我做的是正確的吧,我肏你是正確的吧!」雪染「輕點肏、輕點肏!???肏的???

    老師???老師!!!」雪染早就在這連番卵巢攻陷下,高潮連連,整個人神志

    不清,雙眼泛白,整個人以一種阿黑顔的姿態流著口水。

    禦手洗「是啊,老師!老師!我肏你肯定是正確的,我這是爲了希望的未來

    才肏你的,一定是!」說完,禦手洗拿起雪染的兩只手,將她們擺成V型放在臉

    龐「宗方先生,你看雪染老師被我肏的多開心的,下面連番高潮了好多次呢。」

    宗方「嗯,我看到了,沒想到禦手洗君你竟然能把雪染肏成這樣,在當初我給她

    破處的時候她可是除了忍耐破處之痛什幺都沒享受到。」禦手洗「呵呵呵,那是

    自然的宗方先生,畢竟我可是代表著希望的未來呢。來,我要給你女朋友雪染老

    師注入大量的精液了!如果生下孩子你一定要將他培養成希望啊!」宗方微微點

    頭,以一種入托重負一般的表情看著禦手洗「放心禦手洗君,雪染和你的孩子我

    絕對會好好照顧的!」禦手洗微微一笑,摸著被她肏的早已神志不清的雪染臉蛋

    「雪染老師,你可要爲我生下健康的孩子哦。」說完,他用他的雞巴,連連抵著

    雪染的卵巢,向裏面注射了大量的液體。

    二、七海充滿希望早晨

    「哈……幾點了呢?」隨著一個史萊姆造型的鬧鍾叮叮響起,七海千秋(超

    高校級的遊戲玩家)十分不情願的張開了自己的眼皮,一邊打著哈欠一想順手拿

    起自己常放在枕邊的攜帶遊戲機,玩一盤簡單快速的小型遊戲,讓自己腦子變得

    精神一點。

    「咦??我的手怎幺???」當七海想抽出手時,卻只覺自己被什幺東西給

    壓住,很是難受。

    幾下嘗試後,發現自己手確實無法抽出,微微的歎了口氣「唉,這樣可打不

    了遊戲了???」想著自己早上沒法打遊戲,作爲超高校級的遊戲玩家七海很是

    難受,便微微提頭,想看看是什幺壓住了她的手。

    「咦???」七海瞇著眼看了看,一個瘦弱略帶蒼白的男生正壓在她的身上,

    手還搭在她的胸部上,雙腿夾著七海潔白的大腿,裆部已經疲軟的雞雞直接和她

    潔白的大腿接觸,不時的吐著鼻息。

    「是禦手洗君啊???」七海歪著頭想了想「咦,爲啥禦手洗君會在我床上

    和我一起誰呢???啊!」七海突然意識到了什幺,細細想了下:啊,對了,昨

    天禦手洗同學和我一起玩造孩子的遊戲來著,因爲玩的太久,就順勢讓他和我一

    起睡了,奇怪?我怎幺把這給忘了。

    隨著思路漸漸清晰,七海也越來越想早點玩上遊戲,便用她另外一只手,輕

    輕的拍打這禦手洗的背說道:「禦手洗君,起來了哦,你壓著我的手了,這樣我

    可就不能打遊戲了。」隨著七海的細語輕拍,禦手洗這才不忍的睜開眼睛「七海

    同學,怎幺了,已經早上了嗎?」「是的哦,禦手洗君」七海認真的說道「而且

    你壓到我的手了,這樣我就打不了遊戲了!」「啊,抱歉抱歉。」禦手洗急忙將

    身體往外移挪,放出了被壓著的七海手臂。

    七海使勁擡了擡她的手臂,卻因壓了一夜那個手早已發麻,只能微微拉起一

    點點,搞得她很是郁悶,氣呼呼的鼓著臉向禦手洗抱怨道「嗚嗚,禦手洗君都怪

    你!」禦手洗微微一愣,反問「我,我怎幺了。」七海倒也不饒人「你看看你,

    因爲你我的手都麻了,這樣我還怎幺玩遊戲。」看著七海氣呼呼的樣子,禦手洗

    也是不太好意思「這,這,一大清早就要玩遊戲嗎?」七海應道「我可是超高

    校級的遊戲玩家,早上不玩遊戲腦袋瓜就會一整天不清楚的!」禦手洗看著七海

    氣呼呼的樣子,又看著她柔軟的巨乳,仍不住晨勃起來「七海同學,早上的你也

    好迷人???」七海聽了臉帶微紅,但是依舊憋著嘴說道「迷不迷人先不說,別

    當你誇我我就會原來你哦!」禦手洗一個淫笑,用手捏了捏七海的大奶子,對她

    說道「特別是你這大奶,和你這色氣十足的肉體,說實話昨天肏的那幾下完全不

    夠呢。」七海聽了他的話,因爲意識早已被禦手洗給扭曲,自然不會感覺厭惡,

    反倒被禦手洗說的有些不好意思「我的身體,真的有這幺好嗎???」「當然了

    七海同學,雖然和雪染老師比了比確實沒那幺完美,但卻有著同班學生妹才有的

    清純感哦!啊,對了!」禦手洗一拍手說道「既然你手不方便打遊戲,那乾脆我

    們繼續玩昨天的造孩子遊戲好了!」七海一聽,想起昨天的一夜激情,再加上自

    己昨夜剛破了處,身體還沒完全恢複,一下子不知該怎辦「咦,但是,但是???

    」但禦手洗可不管七海的阻攔,提起他的雞雞就往七海的胸部裏蹭。

    雖然七海平時看起來懶懶散散的,衣服也穿的比較寬鬆,但其實際卻隱藏著

    一對大巨乳。

    禦手洗先用自己的雞雞往七海乳房溝裏輕塞,將整個龜頭便直接陷到她的乳

    房裏,讓乳肉直接圍住禦手洗的雞雞,這份乳房的軟肉倒也不能說多爽,但是對

    禦手洗而言這行爲確實是讓他的心理很是滿足。

    但七海可不這幺認爲,看著禦手洗老師調戲自己的乳溝,搞得自己非常不舒

    服,便再次氣呼呼的向其抗議「不是說玩造孩子嘛,你的生殖器老捅我乳房做什

    幺嘛,這樣可生不出孩子哦。」禦手洗道「還不是七海同學你的乳房又大又軟,

    我忍不住就想試試嘛。我還聽說,乳房大的孩子生起來質量高呢。」七海倒也不

    接他話,直接張開她的雙腿,把自己的私處亮在禦手洗面前,並用自己的手指掰

    開自己的陰唇,對禦手洗說道「真是的,老說好聽的,我可是超高校級的遊戲玩

    家,什幺遊戲都是一流的,生起孩子來自然也是最棒的。趕緊啦,不然要錯過上

    課了,我畢竟是大家的班長,不能不去!」禦手洗笑著答道「不愧是我們的班長,

    總是先考慮大家。」七海道「那是當然的,好啦,趕緊把你的雞雞塞到我的小

    穴裏吧,這樣才能快快的把精液射出來,好讓我生孩子啊。」七海的話語也自然

    是禦手洗洗腦的結果,如今的七海對于性交已經毫無羞恥心可言,對她而言就是

    一次平凡的遊戲,而讓自己生下健康的寶寶就是這個遊戲的最高成就。

    禦手洗倒是不急,只是挪開了被七海乳房壓著的雞雞,移到七海的私處,從

    下往上順著七海的陰唇滑向她的陰蒂。

    七海被禦手洗的龜頭調戲,下面的陰蒂不免立了起來,害得她又熱又羞「你,

    你幹嘛???」「沒什幺」禦手洗帶著一絲壞意,拿著他的雞雞往七海的陰蒂饒

    了好幾圈,搞的七海下面又紅又硬「七海同學,你要想想,如果我不做足前戲,

    我的雞雞塞進去不舒服,那可怎幺才能射精呢。」「真是的」七海被禦手洗搞的

    有些發浪,額頭也不免滲些細汗「那???那我下面的豆豆可玩夠了嗎。」禦手

    洗把手往七海下面直套,並用自己的中指食指探入七海的小穴「那我要看看濕潤

    程度怎幺樣了。」說完,禦手洗將手指微微張開,輕輕撐起七海的小穴,並用食

    指和中指壓在七海的肉壁上,緩緩而動進行攪拌。

    看著禦手洗這樣玩弄這自己的小穴,七海不忍的吞了吞口水「禦手洗???

    禦手洗君,我的小穴怎幺樣,濕了嘛。」「嗯???」禦手洗聽聞七海的話,又

    將手指在七海小穴裏饒了兩圈後拔出,還特地將手指放到七海的面前,對其說道

    「這個嘛,讓我們一起看看咯。」說完,他慢慢拉開食指與中指,一條黏濁蜜液

    順著禦手洗張開的手指,在兩指尖拉出了條透明的液線。

    因爲正值清晨,陽光自然顯得十分溫和,那蜜液配著溫暖的陽光,竟有一

    絲清晨甘露的美感。

    「別,別給我看,變態。」七海見到自己的蜜液,自是害羞,忙忙別過頭去

    嘟著嘴說道「真是的,你再這樣不陪你玩了!反正現在手也不那幺麻了,不一定

    要陪你造孩子了。」「咦,是嗎」禦手洗怎會被這小小的恐嚇給嚇到「超

    ..□

    高校級

    的遊戲玩家也會中途棄權放棄通關的嗎?」「嗚……」七海臉憋的通紅,但也無

    力做出反抗。正如禦手洗所說,作爲超高校級遊戲玩家的七海是從不會動放棄

    遊戲的,哪怕這遊戲是個屎作也是如此。

    「好啦,好啦」禦手洗也不願再反覆調戲,畢竟真錯過上學也不是個好事,

    便動用他那沾著七海淫液的小手捏著七海氣呼呼的臉頰,將其慢慢掰到自己面

    前。

    七海的臉被硬掰來,讓她變得更爲生氣。不過當其想要用言語再次反抗,

    卻見禦手洗的臉已經和她慢慢貼近,雙方眉目相距不足五厘米,配著禦手洗的

    鼻息,讓七海有些慌神「你,你要做啥。」「沒啥,只不過???」禦手洗看著

    七海的臉,露出了一絲不知意味的笑容「班長,我們造孩子遊戲確實玩的有點久

    了,我決定來加點速度。正如你說的,班長遲到可不好。」說完,禦手洗猛地親

    上了還沒來得及反應的七海。

    七海被這一親,腦子變得有些空白,禦手洗蹭勢用力頂了頂他的舌頭,攻破

    的七海前唇,讓他的舌頭一路鑽入七海的嘴。

    「禦手洗君???的舌頭???」隨著禦手洗舌頭的慢慢深入,七海的情慾

    也逐漸被挑逗,竟開始動伸出自己的舌頭,與禦手洗的舌頭慢慢膠著在一起,

    讓兩人的味蕾浸濕于雙方分泌的唾液之中。

    也不知是情慾開竅還是形式所迫,在禦手洗舌吻的過程中,七海越發動,

    連連奪取動地位,用自己的小小嘴唇瞇著禦手洗的舌頭,妄圖搾出他所有的唾

    沫。

    禦手洗也被七海那陣舌吻含的身體發燙,下面的雞雞自然也是硬的難受。

    恰巧,如今的禦手洗可謂「雞」不逢時,自己的慾望完全被七海舌頭所俘虜,

    只靠著一些生理本能,限于自己現在的姿勢擺動著自己的腰,只望自己那可憐的

    雞雞能找到七海那溫暖的巢穴。

    只可惜他本人身體單薄,個矮體瘦的,在這姿勢下自是難捏分寸。七海穴雖

    不大,但這鮑魚也稱得上是富潤細膩,禦手洗幾下擺弄自己的雞雞卻總是徘徊于

    七海小穴周圍,愣是無法入它所望蜜穴。

    幾下之後,不是順著向下滑到七海大腿玩起素股,就是朝上用他龜頭沾到七

    海陰蒂,搞得七海身上難受黏糊,舌吻這瘾一過,便不免感到一絲郁悶。

    「好了好了」看著禦手洗這老是插不進的樣子,七海動推開了他的頭,將

    自己的雙腳挑起搞成M型,雙手再次掰開自己的小穴,把自己的肉壁完全露在禦

    手洗面前,鼓著嘴巴對禦手洗說道「你這吻也吻了,卻又老是塞不進去,這遊戲

    要幾時才能完成!禦手洗同學,在這樣下去時間也不對了,我乾脆自己掰開我的

    小穴,你趕緊把你雞雞塞進去吧。」在這幾下擺弄之後,七海早已身體浪蕩不堪,

    下面小穴更是濕透,看著她那小手掰開自己,粉嫩的陰唇上又挂著這些淫液,如

    此單純的面龐做著這幺淫蕩的動作,禦手洗自是不敢不去領情,提著他的陰經就

    往七海身體裏沖。

    雖說昨夜七海已與禦手洗戰了幾輪,但本就,一日之計在于晨,而那舌吻又

    是那幺激情淫穢,這對青春男女的身體早就不住地向對方訴求,那份勁頭自是激

    烈的很。

    禦手洗直接全身壓在七海身上,腰部狠狠一挺,這肉棒自是直接頂入七海卵

    巢頂部。

    被這一挺,再加上一夜剛醒,未來得及去上趟廁所來泡晨尿,不免有些尿道

    鬆弛,徐徐淡黃尿液也這卵巢刺激之下慢慢滲了出來。

    禦手洗只感自己陰部有些濕熱,看著七海的臉,七海又害羞的緊,連忙別過

    身體不讓其對視。

    禦手洗雖不算老司機,但也知道肯定是出了事,別頭一看,才發現七海竟然

    失了禁。

    「看不出來班長你還有尿床的愛好啊。」禦手洗見到床單被七海自己的尿液

    打濕,頗有玩味,還特地一邊打趣,一邊用手指往她陰蒂劃上兩番。

    七海聽了更是害羞,身體又在禦手洗雞雞的沖擊下又不得不迎著禦手洗的

    動作「禦手洗同學,等等,等等,我想,我想上廁所。」而禦手洗哪會等,乾脆

    加速擺動自己的腰部,幾下卵巢沖擊後,七海便完全無法動收縮自己的尿道。

    尿意忍不住的想釋放,結果自是如流水般不停噴發。

    七海被這幾番調戲,羞的不行,便乾脆拿起手邊周邊玩偶抱枕,遮住自己臉

    ?

    龐,不讓禦手洗看到。

    禦手洗心被激起,不免的想欺負欺負她的班長「班長,你別把臉遮住啊,不

    讓我肏起來多沒勁。」便乾脆抽去了她的枕頭,想看看她害羞的面龐。

    只是當其卸去,又不免的有些自責。

    原來七海被禦手洗這連番挑逗下,搞得自己失禁,又羞又氣,不免的哭起鼻

    子。

    「禦手洗君???你好壞???」看著七海這被哭紅的小鼻子,禦手洗不免

    有些傷痛,連忙輕輕吻了下七海的臉龐,在她耳邊對她說道「對不起班長,是我

    任性了。這樣吧,我也溫柔點,讓我趕緊把下面這精液給射了,好讓我們早些結

    束。」「嗯。」看著七海帶著哭腔微微點頭,禦手洗便也放下了心,腰部明顯慢

    了不少,換換進行推進,盡可能的不讓七海受太大刺激。

    幾下抽搐,七海也知道禦手洗是真心認錯,便也慢慢的原來了他。

    她將雙腳勾住禦手洗的腰臀,雙手張開,將禦手洗埋入她的胸中。

    「嗯???禦???手洗君,我,我希望能和你生健康的孩子???」「這

    是自然地班長,畢竟你可是超高校級的遊戲玩家嘛。」「呵呵,也是啊???畢

    竟我是超高校級的遊戲玩家。」兩人的情緒在這溫和的性交中慢慢急促,禦手洗

    也開始發覺自己漸入極限,便狠力向前一挺,將大量精液射入七海的體內。

    「禦手洗君???」隨著禦手洗射完精液,慢慢退出七海的蜜穴,七海輕輕

    拍肩將其叫住「你等一下???」「怎幺了班長?」

    「你先就這幺正對著我」

    也不知七海喊停他有何含義,禦手洗便帶著一絲憂慮轉身到了七海面前。

    之間七海撩了撩她的頭髮,慢慢的張開嘴唇,用她的小嘴含住了禦手洗的雞

    雞。

    「班長???我上面可有???你的尿液???」「沒事」七海用她的舌頭

    細細吸啄著禦手洗的陰莖,甚至連他龜頭底下的汙垢也用舌尖細細輕舔。

    舔完以後,七海抽出放在床邊的面紙,擦拭著自己的嘴唇。

    禦手洗略有歉意,微微低頭看著剛剛被他內射的七海「班長???你不必如

    此,畢竟生孩子這遊戲以及完成了。」「沒事」七海見禦手洗有些擔憂,便帶著

    一副溫和的笑容看著他「畢竟我可是超高校級遊戲玩家嘛,作爲一位遊戲玩家哪

    能不給遊戲製作者一個鼓掌鼓勵呢?這生孩子遊戲你射了那幺多,那幺辛苦

    ‥?

    ,這是我給你的肯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