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0发布:

诱姦

精彩内容:

刀光一閃,人頭落地!

圍觀的人無不閉上眼睛,誰也沒有膽量直視這恐怖血惺的一刻!

屍首倒在刑場上,血流滿地。

劊子手從衣袖內取出一個大饅頭,浸在血中…

古時侯的人有個迷信的說法︰用剛斬首的人血吃下去,可醫百病,劊子手用饅頭吸取了鮮血,然後大口大口地吃下肚子去。

圍觀的人無不目瞪口呆,看著這個膽大生毛的人。

拿著人血饅頭的劊子手名劉勇,今年五十歲了,他在這個縣城已經當了廿五年的劊子手,一共殺了九百九十九個犯人了。

照慣例,當一個劊子手殺滿一千人之後,他就可以升職,在衙門當上一個小官,不必再動手殺人了。

劊子手也是人,誰也不願意整天拿著刀殺人過日,更嚴重的是,因爲他是劊子手,所以,沒有一個女人敢嫁給地。

雖然這只是他的職業,但是很多媒婆一聽到劉勇的名字,便搖手擰頭,不想替地做媒。因此,劉勇活到五十歲,還是王老五一名。

他是個正常的男人,生理上的需要無它發洩,只好上妓院去解決,不料所有的妓院都拒絕他進去,給再多錢也不行。

因爲妓院的人認爲劊子手是個很不吉利的人,如果接了這個客,妓女的生意就會大受影響,說不定還會鬧出人命來。

劉勇成了全城最不受歡迎的人,心情自然很抑郁。幸好,這種日子總算很快就要結束了,只要等到明天,他殺了第一千名犯人,就可以永遠脫離劊子手的職業,當上一名小官吏,成爲有頭有面的人。

想到這裏,劉勇心中高興,打了半斤米酒,切了一盤肉、斬了一只燒雞,高高興興地回家去,沒吃邊喝,一邊幻想著未來的美夢。

「小官吏也是官啊!我從此搖身一變,成了上層階級的人了!那些妓院的人都要巴結我了!我一定要找個最漂亮的妓女…」

正當劉勇正在胡思亂想之際,只聽見木門「依呀」一聲地被人推開了。

他家的門從來不上鎖,因爲就連小偷也怕被他的晦氣連累,不敢上門來光顧,平常的人更不用說了,誰也不願到他家來,有事就在門口喊一聲。

「是誰啊?」劉勇覺得奇怪。

「劉大哥,是奴家。」

一個嬌滴滴的聲音傳來,使得劉勇大爲好奇,定睛一看,只見一個妙齡女子,正在向他道萬福。

劉勇頓時愣住了,這個妙齡女子長得沉魚落雁,如花姒王,水汪汪的大眼睛像含著無限的柔情…

「你…你…」劉勇從來也沒有跟女人打過交道,突然間見了這幺一個絕色女子,舌頭也打結了,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是好。

「久聞劉大哥行俠仗義,熱血心暢,小女子特地來哀求劉大哥相助一臂之力…」

少女的聲音非常美,一字一句都打入劉勇的心田,使得他頓時飄飄然。

「你放心,我在本城也算是小有名聲,上至縣太爺,下至叁教九流,大家都給我幾

分面子,如果你有什幺事,我一定可以幫助你。」

劉勇把胸脯拍得直響,只見那個少女「噗通」一聲跪倒在地上,向他叩首。

「多謝大哥!」

「哎,起來,起來!」劉勇急忙伸手去扶她,少女身上發出一陣幽香,直樸入他的鼻子內,雙手扶住少女的胳膊,感到女性的肌肉的彈性,彷彿一股電流,直通全身。

「我…你…」劉勇一顆心「噗通」直跳︰「你到底有什幺事情啊?」

「我有一個姐姐,犯了大法,希望劉大哥能夠幫忙解救。」

「行!」劉勇叁杯酒下肚,膽子也壯了起來︰「衙門上上下下跟我都很熟,我去關照一聲,保證沒事,你姐姐叫什幺名字啊?」

「姐姐名叫吳愛珍!」

「什幺?吳愛珍?」

劉勇嚇得酒都醒了,原來,吳愛珍正是他明天要斬首的死囚!

「死囚?」劉勇連連搖頭︰「不行,不行,別的犯人我可以幫你,這個死囚都是朝廷判決的,我可沒那幺大的權力。」

「大哥…」少女兩眼淚汪汪︰「奴家自幼父母雙亡,只有姐姐相依爲命,如果姐姐她…她…」話未說宗,她已經哭得像個淚人。

「唉!」劉勇一顆心也軟了,不由得歎了口氣︰「不是我不救人,實在是令姐這個案子太大,驚動了朝廷,這死刑是皇上親自判的,哪個也救不了她啊!」

究竟這個吳愛珍犯了什幺天條,居然要勞動皇上親自判刑呢?

原來,吳愛珍原來是個妓女,在縣城也算紅透半邊天了。

有一日,當今皇上的親叔叔一字並肩王聞得她的豔名,親自點名要吳愛珍相陪。

這吳愛珍見皇叔賞識,一條飛黃騰達的大道擺在眼前,哪肯放過這個機會,當下打扮得漂漂亮亮,施展出妓女的十八般武藝,將皇叔侍候得舒舒服服,金銀珠寶也賞了不少。

吳愛珍一心要跳出火坑,便使出平生的手段,將那皇叔迷得暈頭轉向,向妓院替她贖了身,收爲十七姨太,準備帶回京城好好享受。哪曉得好景不長,走到半路,皇叔突然心髒病發,死在床上。

古時候的人哪跷得什幺心髒病?于是便說是吳愛珍下毒謀殺了皇叔,周圍的人也都落井下石。吳愛珍是一個妓女,本來名聲就不好,皇上大怒之下,便將她判處了死刑。

這樣一個重案,真的是誰也無法改變的,劉勇是一個小小的劊子手,更是連想都不敢想。

「劉大哥,如果你能救我姐姐一命,我將重重地報答你。」

「報答?」劉勇忍不住笑出來︰「救了你姐,我就要喪命,你有什幺可以報答?」

「我用我的身子!」

少女說完,雙手解開衣裳,露出她那潔白幼嫩的胴體,在月光的映照下,這個胴體散發出無窮的吸引力…

劉勇全身的慾火在剎那間都被煽動了起來,全身的血液在加速流動,呼吸頓時急促起來了!

「你…你是說…?」

「只要你能救我姐姐,我一生一世做牛做馬來報答你…」

劉勇貧婪地吞著口水,饑渴的目光直盯住少女飽滿的胸脯…

他身上的某一部份迅速變硬了,數十年未曾親近女色,使得劉勇連看見母豬也會動心,想不到現在有個絕色女子自動以身…他一顆心砰砰直跳…

「救吳愛珍,那是要殺頭的,萬萬不能做…但是,這個漂亮的女子赤裸裸地站在我面前,難道我就這樣白白放走她?」

少女的胸脯在急劇的起伏…

粗粗的鬍子在細嫩的胸脯上摩擦著…

剎那間,他想到了一個辦法,只要先答應這個姑娘,她就會主動獻身,自己就可以嘗到人間的美色。

等到過足了瘾,明天到了刑場,同樣把吳愛珍殺掉,豈不一舉兩得?

「反正這個姑娘那幺柔弱,我就是欺騙了她,諒她也不奈我何!」

主意已定,劉勇色心頓起,他涎著臉,伸出雙手去摸少女的雙峰少女將身子一閃︰

「大哥,你先答應我,明天是不是救我姐姐?那你先發個毒誓。」

「發誓?好!」劉勇身爲劊子手,殺了九百九十九個人,真是天不怕地不怕,連鬼也不怕。

「好,我發誓,如果我欺騙了姑娘,叫我被母豬咬死!」

姑娘一聽他發了誓,歎了口氣,不再動了。

劉勇的十指握住堅挺的雙峰,貪婪地捏著、揉著、搓著…細嫩的肌膚,觸手奇滑,燃起了他全身的慾火…

他低吼了一聲,把自己的頭埋過去,「啊…」劉勇垂涎叁尺在雙峰之中…

他張開血盤大口,瘋狂地吮吸著…

濕熱的舌頭來回擦著小小的乳頭…

少女不知是難以忍受抑或是快感,從鼻孔中輕輕發出了低低的呻吟…

這呻吟更增加了劉勇的獸性,他的雙手環繞到少女光滑的背部,瘋狂地撫摸…光滑的背、纖瘦的腰,豐滿的臀部…

每一寸肌暗,都是性感。

每一下接觸,都是銷魂。

劉勇感覺到自己全身快要爆炸了!,

他把少女抱了起來,走入自己的臥室,吹熄了油燈…

「啊!」少女一陣慘叫!

「哈哈…原來你是個處女!」

劉勇這時已經成了一頭喪失理智的野獸,凶殘地蹂躏著…

少女爲了挽救姐姐,她閉著眼睛,忍受著刀割一般的痛苦…殷紅的鮮血,洩透了白白的床。

劉勇毫不憐香惜玉,他展開一波又一波的瘋狂攻勢…

積聚了數十年的慾望,就在今夜發洩了。積聚了數十年的獸性,就在今夜,使他成了狼人,道德、良心、理智、正義,他完全忘卻了!腦子只充塞著性的刺激!

野獸般的吼叫!野獸的口水!

野獸般的爪在少女全身抓出了一道道傷痕。

忍!忍!忍!少女的牙齒將自己朱唇咬出了血!

從前,姐姐爲了撫養她賣身爲妓,用自己的身體換取金錢,現在,她也要用自己的身體換取姐姐的性命…

劇烈的痛苦,使她的呻吟變成了哀叫…

劇烈的快感,使到男的吼叫變成了呻吟…

一顆淚珠,從她臉上流了下來…

第二天,刑場。

風嘯嘯、雨濛濛…

死囚吳愛珍跪在刑場上!

她的妹妹吳念珍站在圍觀的人群中,她的心充滿了希望,劉勇一定要救她姐姐的。

劉勇提著鬼頭大刀走來了…

刀光一閃,人頭落地!

這是劉勇第一千個砍的人頭!

鞭炮燃起,衙門內的同事們都爲劉勇能熬出頭而感到高興,紛紛爲地慶賀!一行人簇擁著他,直奔酒館,開懷暢飲…

刑場,人已散去。

只有吳念珍呆呆跪在沙土上,她的雙手緊抱著姐姐的人頭…

她兩眼發直、眼神呆滯,面無血色,這個可怕的打擊已經使姑娘的神經崩潰了!

劊子手劉勇不守信用,欺騙了她,玩弄了她的肉體,又斬了她姐姐。

吳念珍心中直怪罪自己,如果不是她所托非人,姐姐也不會死了!

「姐姐,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

吳念珍跪在地上,眼淚已經哭幹了。

過路的人們誰也不敢上來相勸,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況被殺的是朝廷欽犯,誰願意多管閑事?

吳念珍跪了一天一夜,茫茫大雪,飄飄而下…

她抱著姐姐的人頭,一動也不動…

第二天,刑場周圍的小商店開門做生意,看見吳念珍仍跪在那裏,不由嚇了一跳。

「一夜大雪,她會不會被凍死了?」

一個膽大的人上前一看,只見吳念珍的雙目仍在閃閃發光!

「她活著!只是全身凍僵了!」

幾個善心人把吳念珍擡到大夫那裏,經過大夫的急救,她終于保住了一條性命。

可是,她的下半身卻被凍壞了,她再也不能走路了,她成了一個殘廢的人!

老百姓們都爲她的不幸遭遇而感歎。

當然,誰也不知道吳念珍和劉勇之間的事情。

劉勇住于殺夠了一千個人,果然當上了一個牢頭。

牢頭雖小,卻也是官,手下有七、八個獄卒,掌握著監獄所有的犯人,是個肥差,因爲所有的犯人家屬都會爭相向他送禮,不送禮者,犯人在牢中可就不好過了。

所以,現在,劉勇走起路來可跟往日不一樣了,趾高氣揚,目中無人。

另一方面,往日不願跟他打交道的媒婆,也紛紛上門,爲他介紹妻子。

現在的劉勇,眼光當然高了,挑叁揀四,吹毛求疵,又要女方有錢,又要長得漂亮標青,挑來挑去總不滿意。

至于吳念珍,他早已經忘得一乾二淨了。

一個癱瘓的人,諒她也沒什幺本事來對付他。

一天晚上,劉勇從衙門下了班,在回家的路上,突然聽見有人叫他,擡頭一望,只見黑暗處有個人影,聽聲音是個女人,劉勇走近一看,不由呆住了!

月光映著女人的面容︰她長得非常漂亮,和吳念珍一樣的漂亮!

劉勇不由得倒退了兩步!

「吳念珍不是癱瘓了嗎?怎幺還站在這裏等我?」

「劉大爺…」那女人向他走來。

劉勇嚇得拔腿就跑,他一直跑到城隍廟!原來吳念珍殘廢之後,無力生活,白天當了乞丐,晚上只好躲在城隍朝中。

幸虧廟祝人還不錯,總算使她有了個棲身之處。

劉勇爲什幺跑到城隍廟?因爲他想證實一下,吳念珍到底是不是真的癱瘓了!

他躲到廟外的窗戶外,偷偷向內一窺,只見空風吹著殘燭,吳念珍拖著兩條殘廢了的腿,正在地上爬著,爲的是抓一只蟑螂…

她抓住蟑螂了,就馬上把蟑螂塞入口中,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

「她真的殘廢了!」劉勇心中暗忖︰「那幺,那個跟她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到底是

誰?姐妹,不可能啊!吳念珍只有一個姐姐,而且已經被我斬首了,不可能再活過來的啊!」

他一面低頭想著,一面走了回去,突然雯到一個人。仔細一看,正是那個女子!

「唉喲…」女子跌在地上哀叫。

「小娘子,」劉勇急忙扶起了她︰「你一路跟著我,到底有什幺事?」

「奴家…」女子未說臉先紅了︰「奴家有事求大爺。」

「哦?」劉勇打量女子︰「你姓什幺?名什幺?家在哪裏?求我何事?」

「奴家姓高,小名叫高愛奴,家在河北…」

「胡說!河北離這裏千裏迢迢,你一個小女子,如何能到此地?」

「大爺,」高愛奴淚眼汪汪︰「只因河北饑荒,奴家隨爹娘千裏逃荒,不料到了此地,爹娘俱都凍死,奴家一人,無力埋葬爹娘,特來求大爺幫忙。」

「哦?想埋葬爹娘?」劉勇見她是外地來的女子,色心頓時又起︰「如此容易,你隨我到我家,我給你銀兩便是。」

「多謝恩公!多謝恩公!」高愛奴正欲下跪。

「不必多禮!」劉勇急挽著她的又白又嫩的手,一陣女性的香味撲鼻而來,使他心中不由一蕩。

劉勇身上就有銀兩,可是他卻一心要把高愛奴騙回家去,心想︰一個落荒女子,無親無故,正好下手果然,到了劉家,劉勇取出了叁錠銀子︰「連棺材和出殡,綽綽有余了!你拿去吧!」

「多謝恩公!」高愛奴說。

「哎,你口口聲聲說要多謝我,」劉再不懷好意地說道︰「又不見你有行動…」

「小女子身在落難之時,哪有什幺東西可以多謝恩公。」

「有啊!你的身體不是最好的東西嗎?」

高愛奴一聽,臉上頓時紅了起來︰「恩公,請不要乘人之危,小女子守身如玉,而且早已許配他人…。」

「既然如此,」劉勇把臉一沉︰「銀兩的事就不必多談!」

說著,他毫不客氣把叁錠銀子又收入衫袖內。

高愛奴兩眼淚汪汪,不知如何是好。

「哼!你任憑父母暴屍郊野,真乃不孝之至。」劉勇故意擡出孝道來壓高愛奴。

「好吧!」高愛奴一跺腳︰「奴家情颢侍候大爺!」

「好!好!太好了!」劉勇見她已就範,一雙茸茸的大手早已伸了過去,按在高愛奴高聳的山峰上…

高愛奴渾身一顫,正要閃避。

「你敢反抗,我就不客氣了!」劉勇沉下臉。

「不敢,奴家不敢…」

「好!現在你把自己的衣服脫光,我要的是一個淫婦蕩妹,而不是一個守身如玉的女子!聽到沒有?」

「聽…聽到了…」

「我告訴你,如果待會兒,你不夠淫蕩,這叁錠銀子你再也休想得到了!你的爹娘就將曝屍郊野,被野狗撕咬…」

「別說了!我…一定照辦!」高愛奴說罷,脫光了自己的衣服…

白玉般的身子,散發出無比的魅力,使得劉勇的慾火兇猛地燃了起來…他望手摟住高愛奴,全身上下撫摸著…

高愛奴渾身上下,光潔柔軟,連一點斑痕都找不出。特別是兩個漲鼓鼓似的乳峰,特別有彈性,按下去馬上反彈回來…

劉勇對那身冰肌玉骨,吹彈可破的嬌軀,不覺慾念大動,伸手扳起她的一只白生生的大腿…

一條不足二寸的花瓣,四周長滿了黑色的草…

不知是真是假,高愛奴滿身痙攣,星眼微閉,銀牙輕咬,似哼哼又非哼哼,說是呻吟,又不像呻吟,那種難挨難禁的樣子,實在令人消魂…

「哥哥…快脫去你的衣服…哎唷…我癢死了…哎…不行…哥哥…快…不行…」

劉勇的一根手指,在那紅潤鮮豔的花叢中,輕輕的按摩,輕輕的揉捏…上下左右,輕輕攪著…

高愛奴似乎經不起如此的挑弄,只見她呼吸急促,慾火攻心,星眼蒙 ,口中不停呢喃著…

劉勇見到這般淫態,身上的寶刀早已出鞘了。

他故意把寶刀送到她的櫻桃小口邊…

「快,好好地給俺洗一洗,刷一刷…」

高愛奴張開兩片紅唇,伸出小舌,開始在寶刀上來回舔著…

吮得「啧啧」有聲,其味無窮,一張粉臉,漲得通紅,一個頭上下滾動。

忽然,她吐出「刀尖」,以纖纖的叁個手指拿著,在粉面上來回摩擦…

劉勇的手在花瓣上亂摸起來,他全身血脈贲張,氣喘籲籲。

另一只手從她背後伸過,沿著股溝,直摸她的花房…

高愛奴吐出寶刀,長長噓了口氣,嬌喘地說︰「你要是再這樣的捉弄我,我就不來了!你看…」

愛奴的臉一紅,指著自己的大腿說︰「你看,我的水全流到這裏了…親哥哥…我好難受…」

他抱著她的脖子和大腿,把她平放在床中央,分開她兩條粉腿,自已抓住寶刀…

「吱…」一聲,插進去一半。

她的身子一扭,兩條白生生的大腿一夾,好像經不他的寶刀…

「不許叫痛,要叫快活,要淫蕩…」

「不…不痛…我只是…來吧…我頂…親哥哥…太好了…」

她忽而在刀尖上輕輕佻挖著,忽而在刀身上用力來回刷掃著。

「哎唷…快活…」高愛奴似真似假的叫床聲,刺激了劉勇的瘋狂,他雙手抓住床頭支柱,挺起腰部,開始來回抽送,他漸漸進入瘋狂境界了…

究竟這個高愛奴是什幺人?她如果真的是個逃荒女子,爲什幺跟吳念珍長得一模一樣?真的那幺巧?

高愛奴不停地淫呼浪叫著,好像一個娼妓…

劉勇被她的叫床聲刺激了全身的慾火,他喘著大氣,瘋狂地抽動著…

高愛奴俊俏的臉龐上,煥發出一陣陣的紅暈…

她的雙眼似閉非閉,半開半合,流露出無限的媚態…

她的舌頭伸了出來,緩緩地在自己嫣紅的朱唇上輕輕舔著…

劉勇已經玩過不少女人,他看得出來,高愛奴現在是真的動情了。

如果說剛開始的時候,她爲了喪父,爲了銀兩,不得不強顔歡笑的,那幺她現在已經被男人的性威力徹底征服了。

這是男人最喜歡看到的一刻!

劉勇頓時豪氣萬丈,深深呼吸了一口氣,又狠狠地抽插了叁百多下…

「啊…好…好哥…哥…不能…再動了…天啊…你…插得我…我…唉喲…爽死了…天啊…這一下…又搗到…花芯了…啊…哦…舒服…原來…男人和女人…可以…這幺舒服…哥哥…好丈夫…我情願…一輩子…給你插…啊…不行了…我…又…丟…丟…了…」

高愛奴叫的嗓子都嘶啞了,一顆頭在枕頭上左右搖擺只覺得钗橫鬓橫…

劉勇一面抽插著,心中又在打著如意算盤。

「這個高愛奴看起來是被我征服了。她是個逃難的難民,父母又雙亡,在這裏無親無戚…太好了…」

原來,劉勇見高愛奴如此美貌,如果賣到妓院,一定可以賣個好價錢,自己又可以大賺一筆了…

他正在打著壞主意,高愛奴卻使出了渾身解數,淫呼浪叫,雙腿踢叫,使得劉勇到達了興奮的頂點。

「啊…不行了…我…快…噴射了…」

高愛奴突然用力推開了劉勇,刀和鞘又分離了,劉勇的敏感度又減低了,不緻馬上射出來!

「你在幹什幺?」劉勇有些不高興︰「把我推開?」

「唉喲,好哥哥…」高愛奴撒著嬌︰「人家只是有個特殊的愛好…」

「特殊愛好?到底是什幺?」

「我…希望…你能…射在…我嘴裏…」

「啊?」劉勇不由得笑了起來,「我還以爲你是個叁貞九烈的村姑,原來你才是個真正的蕩婦…

「去你的…」高愛奴羞得滿臉通紅︰「我才不是蕩婦呢!」

「不是?」劉勇高叫笑著︰「我告訴你,我上妓院的時候,花了大把銀子,很多紅牌妓女都不肯吹箫呢!」

「什幺吹箫?」

「吹箫就是你現在想做的事情啊!」

「你又取笑人家了!」高愛奴雙頰紅暈,顯得更加妖媚…

「好,既然你有此特殊愛好,我也成全你吧!」

劉勇說話,笑嘻嘻地躺了下來,那支箫就高高挺起…

高愛奴赤著身子,下了床,跪在地上,她的頭正好在劉勇的雙腿之中…

朱唇微張,只輕輕在箫頭一刷,「哦…」劉勇感到一陣刺激…

「啊…你真會舔啊,小淫婦…爺爺愛死你了…舔吧…」

高愛奴張開了她的櫻桃小口又粗又長的黑箫…

她彷彿一個高明的樂師,雙手握著這管箫,開始吹奏了。

只見她的十指上下飛舞套動,腮幫子一鼓一吸,朱唇忽開忽合,一條滾燙的舌頭上下左右舔動著…

「婀!…爽…舒服死了…愛奴…你舒服吧?」

愛奴沒有回答,只是「嗯嗯唧唧」地哼著…

劉勇這才想起來,她正在吹箫,怎幺能開口講話妮?

舌頭越舔球快…嘴唇越吸越有力…

劉勇只覺得自己的玉箫不斷地在膨脹…

一股強大的電流從玉箫的頂端源源不絕地傳送到全身…!

「啊…舒服…愛奴…我的好妹妹…你真是太會吹箫了…我…已經…忍不住了…快…再用力…啊…」

從來沒有一個女人,包括娼妓,能像高愛奴這樣給他帶來最大的樂極。

因爲,他的玉箫那幺粗、那幺長,而高愛奴都可以完全含到嘴中,這才給他帶來最大的刺激…

「難道她的櫻桃小嘴可以吞得下我這幺長的東西?」劉勇頓時好奇起來,本來,他是躺在床上,仰著頭享受著吹箫之樂。

現在,他擡起頭來,想欣賞一下高愛奴吹箫時的香豔鏡頭,這一看,把他嚇得魂飛魄散,差點跌下床來!

原來,含住他的長箫的不是高愛奴,而是一頭大母豬!

這頭大母豬,張開它的血盆大口,正津津有味地舔著劉勇那又粗又長的箫…

劉勇嚇得命都沒了!

「高愛奴怎幺會不見了?這頭大母豬又是怎幺進來的哩?母豬不過是吃菜,怎幺也會吹箫呢?幸虧我發現得早,要是這頭母豬一時大發狂性,血盆大口一咬,把我的寶貝咬斷了,那不就慘了?」

劉勇急忙站了起來,抓起一根木頭棍子。

口中吼叫著,想趕走那頭大母豬。

大母豬搖頭晃腦地走了。

劉勇躺在床上,心中真是嘔心,自己的寶貝,竟然被一頭大母豬吮吸了半天…

他趕快跑到內間,提了一桶水,準備把自己全身好好洗一洗…

正在洗著,突然間,高愛奴突然伸入頭來…

「你到哪裏去了?」劉勇一肚子火。

因爲要不是愛奴走開,那頭毋豬也不會跑進來。

但是,當愛奴整個人走入洗澡間之後,劉勇的火就發不出來了。

因爲高愛奴身上赤裸裸一絲不挂,她身上曲線畢露,散發出無限的魅力…

「劉大哥,對不起,剛才我尿急,所以偷偷跑去尿尿,你生氣了?」

「你知道嗎?你去尿尿的時候,有一頭母豬跑了進來…」

「真的?這怎幺可能?你們這裏有飼養豬嗎?」

「對啊,我也覺得奇怪,我們這裏左右鄰居,沒有人養豬的,也不知怎幺回事,竟然有頭母豬跑來…」

「別生氣,大哥,我幫你洗…」

高愛奴說著,就開始動手爲劉勇抹起身來了,女人的手又嫩又滑,摸在身上,感覺特別不同,劉勇身上又開始發熱了…

那箫子又漸漸硬了起來了…

他的雙手也不寂寞了,開始在高愛奴有凸起的地方摸了起來…

「大哥,是我幫你洗嘛!」高愛奴嬌媚地閃避著︰「又不是你幫我洗…」

「嘿嘿…兩個人互相洗才過瘾啊!」

劉勇的雙手洗得比高愛奴更慇勤、更用力…

「嗯…唔…」愛奴的呻吟聲開始響起來…

她的雙手也用力把握住玉箫不放…

劉勇的雙手握住雙峰不放…

兩個人就這樣,互相抓住對力的部位不放…

但是,兩個人的血液都好像在交流,從她的手上流到箫子上,又從箫上傳到他的雙手,再從他的雙手傳到雙峰…一次又一次的循環,每一次循環,都使血液流動的速度加快,同時又使血液的溫度升高。

「嗯…愛奴…我…忍不住了…」

「大哥…我也…忍不住了…我要你…我要你…插…」愛奴淫蕩地呼叫著。

劉勇雙手抱起了愛奴的身體,跑回了臥室,將她放在床上,然後劉勇自己又跑到前廳,將大門關上闩死,又將臥室的門關上闩死,因爲他生怕那頭母豬又闖了進來!

「好了!現在我們可以開開心心、安安心心地玩一場了!」劉勇爬上床來,按住愛奴…

「大哥…快啊…我…已經全濕了…」

「真是個小淫婦…」劉勇雙目噴射癡紅的光芒︰「讓我來給你一個暢快吧!」

他跨上了愛奴的身子,瞄準了目標…

「啊!好粗!」愛奴淫呻著,她的雙腿已經盤上了劉勇的後腰,開始用力…

劉勇開始一上一下的抽插…

「啊…用力…好粗…爽…好哥哥…用力…唉喲…我爽死了…」

愛奴淫呼浪叫,劉勇很快就到達興奮的頂峰…

「啊…小愛奴…夾緊一點…我…也要…射了…」

高潮到來時,男人總是閉上眼睛居多,劉勇也不例外,就在發射的一剎那,他也閉上眼睛︰「啊…我…射了…小愛奴…」

射完之後,他閉著眼睛,趴在愛奴身上喘息,仍然閉著眼睛,因爲他已經實在太累了…但是,他的雙手沒有停下來,因爲他知道,當男人達到高潮的時候,女人還需要男人的慰籍,于是他的雙手仍然在愛奴身上摸索著…

但是,不對頭了!愛奴的身體本來是光滑幼嫩的皮膚,可是劉勇一摸,都覺得毛茸茸的非常粗糙…

劉勇張開眼睛一看,頓時整個人嚇得毛骨悚然!

床上躺著的不是愛奴,而是一頭大母豬!

他的玉箫仍然插在大母豬的洞中!

「啊!」劉勇一聲慘叫!他跳了起來,要向外面逃走!但是門都被他自己闩死了!

正當他手忙腳亂的時候,大母豬跑出來,一口咬斷了他的王箫!

「啊!」劉勇慘叫一聲,倒地亂滾…

他在誘姦吳愛珍的時候,曾經發過誓︰如果負心,就被母豬咬死,想不到現在真的被母豬咬死了!

冥冥中真是自有主宰,鬼神不可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