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1发布:

最新精品无码专区在线观看寂静的世界15

精彩内容:

第15
  我是個宅男,害怕外面紛繁複雜的社會,于是宅在家中,宅在網絡的世界裏。
  有天突然醒來,發現網絡的世界停了,我踏出房門。外面的世界也停了,不知道原因,不知道將來會怎麽樣。我接連喚醒了八個女人,開始準備著離開生活的城市。因爲我知道所有問題的答案就在那片霧蒙蒙的霧牆後面。外面到底是怎樣的啊!
  我坐在副駕駛座上,不時的通過後視鏡看著呆滯的躺在後排的龍婷。男士女發,叁七分,發絲緊緊貼在額頭上。剛剛和雪梅將她搬到車內的這段路,讓這個叫龍婷的女人不斷的發出香甜味,彌漫在整個車廂裏。你是香妃麽,這麽香。
  (主人,龍婷好看吧。她很厲害的,不過說心裏話,她現在變得我都差點不認識了!雪梅一邊開車一邊注意著我的表情說道。
  “哦!她怎麽變的?她以前什麽樣?”
  我好奇的問道,這個妞的確有些怪怪的。特別是被取了兩根肋骨,誰這麽無聊去給這個叫龍婷的女人全身整容呢?
  (恩,怎麽說呢?以前吧瘦瘦的,就算做了老大後也沒有像現在這樣,那天我回家的時候,她突然倒在我身上,嚇我一跳。混身時傷,到處綁著紗布。嚇死我了)說著還拍了拍胸前的大乳,晃蕩了幾下,我的眼珠也跟著晃了幾下。
  (她啊,以前受過很多苦,皮膚也挺黑的,不知道爲什麽,這次再見到她居然這麽白的皮膚,我開始還以爲她得了皮膚病。整個人當時發燒燒的迷迷糊糊的。
  聽她斷斷續續的說,她被人用了什麽藥。哦!膚色都變了?想到那怪異的甜香味,性欲勃發啊。只是,這個綁著紗布,昏迷前是大姐頭的身份。害怕啊!小百合就讓我手忙腳亂了,女老大啊!女魔頭啊!萬一再來個打打殺殺,哥受不住啊!要不綁起來先?
  下了車,雪梅固執的指揮了兩個女人幫忙將龍婷搬到了樓下浴室裏。看著雪梅小心翼翼的解開龍婷胸前的紗布,靠!極品啊!尤物啊!全身奶白色的肌膚,紗布下的巨乳被紗布捆住已經相當驚人,讓人遐想不已。解開後才知道什麽叫碩大,估計比小芸還大上一圈。離開紗布的束縛,居然還給人上翹感,這不科學啊!
  奶白色的乳房上是令人激動,靈魂都在激動的嫩紅色乳暈啊,真正的嫩紅啊!
  大大的乳暈中間是兩粒小小的乳頭,同樣是嫩紅色的,天啊!我借口幫忙,走了過去,在那大乳上捏了幾把。不虧是大姐頭啊,果然是男人不能一手掌握的女人啊!才覆上那碩大緊俏的乳房,一股香甜味傳入鼻間,甜而不膩。逗弄了幾下乳頭,居然流出幾滴乳汁來。用力捏了捏,幾條乳汁噴了出來,我一把摟住雪梅和龍婷,在兩邊的乳頭上這邊吸吸,那邊吸吸。
  (主人,滿意麽?啊!主人,用力,奴家好漲。雪梅嬌淫的問道。我親了親她的唇,“不錯,這次做的好,我很滿意。”
  我大笑道。轉身抱著龍婷低頭在她的雙乳上舔弄了起來。雪梅乖巧的從背後抱著我,一只手伸到前面,緩緩的搓弄我的陰莖,另一只手穿過胯下,揉捏起我的睾丸來。
  我舔弄著龍婷的雙乳,一手抱住她光滑柔嫩的背,一陣粗糙的摩擦感,一手揉捏著她的翹臀,懷中的女體不自主的顫動著。好奇的看了看她的背部,背心處到處都是一道道嫩白色的痕迹。顔色很淡,但痕迹很深。似乎有人在拿皮鞭或別的東西在背上抽打過一般,可經過一段時間的恢複印痕變的淡淡的了。手指在一條條的痕迹上觸碰著,不知道背上到底被傷害了多少條啊!細膩的臀線吸引了我的注意,順著嫩滑的臀線伸入了下去,摸到了小巧的菊蕾,雙臀緊緊的夾住我的手指,阻止著我的深入。用了用力,靠雙腿夾的真緊。換個方向,手撫上光滑的小腹,攪動了下那淡黃色的陰毛。懷中女體顫動的更強烈了,整個人開始向下蜷去。好機會,瞬間將手伸到,翹起的臀間。好滑嫩啊,幹淨的兩片陰唇到處是濕滑的淫液,手指在頂端探出頭的陰蒂上逗弄了下。整個人都倒在我懷裏了,呵呵。
  (主人,好壞哦,奴家也要嘛。雪梅緊貼著我的背,胸前雙乳摩擦著,嬌笑的說。”
  要,都要。啊哈哈哈。”
  我大笑著,一把抱起雪梅,走出了浴室,將她狠狠仍在大床上。(主人,人家身上都是濕的拉,還沒擦幹啊。雪梅一身濕漉漉的躺在床上(龍婷,出來啊!來,過來!
  “濕?等下要把床濕透!啊哈哈哈!”
  我大笑著,一把將站到身邊的龍婷推到在床上,撲了上去。
  寬大的床上,明亮的白熾燈下。兩具潔白如玉,不,應該是一具比一具白,各有千秋的誘人胴體。雪梅的白如白雪一般,凹凸有致盡顯其輕熟女風味,配合她內心的淫蕩心語,讓人沈淪。龍婷的白如一汪奶白的乳液,假小子般的摸樣,可脖頸以下是誇張卻不顯怪異的身體,只有讓人沖上去死命蹂躏的沖動。碩大緊翹的雙乳,纖細平坦的腰肢,緊致圓滑的雙臀,筆直的雙腿,那一絲淡黃色的陰毛,雙腿中奶白色的縫隙,閉著眼像是白雪公主一般又像是睡美人。
  雪梅側臥在龍婷身邊,腰肢自然的畫出動魄的曲線,一只手支著頭,一只手自然的搭在龍婷平坦的小腹上,兩女各有各的特色,交相映襯,交相輝映,我看呆了。
  (主人,來嘛。奴家好漲啊!主人,來嘛。怎麽都不動啊!雪梅在聲聲呼喚。
  靠!我來了!
  我貼到龍婷身邊,伸頭在雪梅的乳上狠狠的吸了起來,大口大口腥甜的乳液在口中激蕩。雪梅另一邊的乳房,像是未關嚴實的水龍頭般,不停的滴著乳汁,滴滴流在龍婷的碩乳上,我用力一捏龍婷的大乳,香甜的乳汁散發出濃烈的味道激射出來打在我的胸口。爆點了,跨坐在兩女身上,大大的張開雙腿,雙手各捏著一女的乳房,用力的擠捏著,看著陰莖下兩處曼妙的陰唇,勃立的陰莖歡跳了幾下。
  “來,自己擠。”
  我對雪梅說,雪梅平躺下來,雙手沿著乳線擠壓了起來。
  (龍婷,我是雪梅啊!你現在擠擠奶給主人看啊!雪梅對著龍婷說。
  龍婷的手動了,似乎有些生疏,一雙修長纖細的手捏住自己的乳房用力擠壓。
  四粒乳頭,噴灑出無數根乳線,我低下頭感受著,乳汁噴灑在臉上的感覺。
  哇哈哈哈,好爽。我低頭與雪梅熱吻著,兩手在兩女的胯間撫弄,雪梅已經濕了,(主人,奴家好癢,奴家要主人大肉棒)雪梅扭動著身體在心底呻吟著。龍婷也不斷的在顫動,小屄流出大量的淫液,將身下的床單都濕透了,雙腿繃的緊緊的,隨著我的逗弄不斷的夾緊,抖動。仿佛大開了水龍頭般,奶白色肌膚暈染著一層迷人的绯紅。
  雪梅坐了起來,將我推倒在床上,將乳汁擠到我的陰莖上,低頭含弄了起來,小巧靈活的舌頭不斷的刮著我粗大炙熱的龜頭,時不時的在馬眼上劃過。胸前雙乳,大大挺立的乳頭,一下一下觸碰著我的大腿。我搬起龍婷的一條腿,將頭伸進她的胯間,臉緊緊的貼著她的陰部,允吸起那香甜的淫液來。
  【寂靜的電視台大樓,所有的屏幕黑著。突然一台電腦屏幕亮了起來,接著是所有的屏幕,上面閃動著一行行的字“上報,主控者5號基因在載體中達到最低含量,將自動開啓基因控制程序。
  緊急上報,載體生命源、靈魂源數據異常,開始進行載體生命源、靈魂源分析。
  特別上報,載體生命源高出平均值10倍,靈魂源高出平均值10倍。
  特別緊急上報,請直接上報XAXA001,該載體靈魂源爲軍用級靈魂源,請授權直接注入靈魂種子。”
  XAXA005:我是XAXA005,現在授權代理XAXA001。請上報說明情況。
  XFES003:主控者5號即將喚醒軍用級靈魂源載體。
  XAXA005:這。這怎麽可能。計劃A中不應該存在軍用級靈魂源載體。
  開啓靈魂能分析系統。
  XFES003:授權開啓。確認載體自帶D級別靈魂能,不是軍用級靈魂源。重複載體自帶D級別靈魂能,不是軍用級靈魂源。
  XAXA005:呼,原來是這樣。不用注入靈魂種子了,性格種子授權注入。
  確認授權性格種子注入系統,性格種子配對系統開始,1號性格種子配對,失敗;2號性格種子配對,失敗;……;9號性格種子配對,成功。9號性格種子:高忠誠型。是否同意輸入,否決確認,重新開始性格種子配對系統,1號性格種子配對,失敗;2號性格種子配對,失敗;……;9號性格種子配對,成功。
  9號性格種子:高忠誠型。否決確認,重新開始性格種子配對系統,1號性格種子配對,失敗;2號性格種子配對,失敗;……;9號性格種子配對,成功。9號性格種子:適格忠誠型。叁次配對結束,開始注入。持續觀察中……
  XAXA005:媽的。】龍婷一開始還不斷的顫動,小屁股一擡一擡的,小屄中流出的淫液如洪水一般,全被我吸了進去。慢慢的小屁股不再擡動,雙腿緊緊的夾著,兩片陰唇早已打開,露出裏面鮮紅的陰肉。
  (主人,奴家好癢,奴家要)在身下舔弄的雪梅,一只手放在自己胯間撥弄,一只手扶著我堅挺的陰莖舔弄說著。然後跨坐在我身上,小手扶著我的陰莖在她濕滑的陰部滑動了兩下,抵到了陰道口處。
  (啊……好熱,好粗)雪梅在心底深深的歎了口氣,迷亂的說道,屁股一沈,將我的龜頭擠進自己的身體裏。頓了頓,再慢慢的全吞了進去。吞進了最深處,我的龜頭抵在了深處的軟肉上,四周溫軟的肉壁含著我的陰莖,慢慢開始上下擺動起腰肢來。
  我一手搬著龍婷的大腿,一手在那緊致的小口處滑動,感受著她陰道口的允吸感。微微擡起頭,將那處勃立的陰蒂含在口中,舔弄著。腰肢隨著雪梅的上下套弄,配合的一挺一挺的。
  (啊!好熱,好硬。主人好厲害。啊~ 就是那裏,主人,就是那裏,奴家要磨,奴家要磨)雪梅迷亂的呻吟著,雙手一會緊緊抓著自己的秀發,一會放在胸前揉捏著自己的豐乳,擠撒出一片乳汁,撒落在我的胸膛,龍婷的身上,龍婷的胯間。改上下套弄爲前後磨動,陰莖深深的插在溫柔的陰肉中,小幅度大頻率的磨動著。沒有大起大落的抽擦感,卻一下下的碰撞著最深處的軟肉,感覺自己的陰莖就要在那溫柔的陰肉中融化了一樣。
  龍婷的身體不斷的升溫,濃烈的甜香味,雪梅的乳汁腥甜味,刺激著我的嗅覺。手指在龍婷陰道口的允吸下不斷的觸碰那處隔膜,好幾次把持不住差點就要戳破破那層隔膜。不行,處女的膜應該讓哥的大龜頭戳破,禮節嘛!艱難的放棄了在陰道口處逗弄的手指,直起上半身,緊緊的抓在我胯間扭動的豐臀,用力的向兩邊掰開,讓那處誘人的小口更深的含住我的陰莖。伸頭含住不斷噴灑乳汁的豐乳,用力的吸著。
  (主人,大力點,大力點吸,啊……主人,奴家好舒服,奴家好舒服)雪梅緊緊的摟著我的頭,用力壓向她的豐乳。(主人,奴家要到了,奴家要到了)聽到雪梅的呼叫,我用力翻身,將她壓在身下,雙手繞過她的雪背,死死扳著她的嫩滑雙肩,下身大起大落,狠狠的撞擊起來。
  (就是那裏,主人,就是那裏,啊~ 主人,主人)雪梅的呻吟聲越來越大,雙手死死抱著我的身體。雙手在我的背上用力抓著,靠,有點痛啊!背上的痛讓我更加用力的撞擊起來,雪梅的雙腿夾住了我的腰,大腿間嫩滑的肌肉摩擦著我的腰肢,太爽了。
  (主人,主人,蕩婦要到了,蕩婦要飛了)雪梅迷亂的在心裏放肆的呻吟,連一日來的奴家都變成了往日的蕩婦。下身不斷的配合著我的抽擦,渾身開始不自主的顫動。一股熱流澆打在我的龜頭上。我死死的撞擊了進去,用力的抵在最深處的軟肉上。
  雪梅死死的抓著自己的秀發,臉色紅潤的像是要滴出血來,雙腿緊緊的夾了我的腰一下,無力的耷拉了下來。渾身不斷顫抖著(主人,奴家死了)我正想抽出抵在陰道中的陰莖,雪梅一把抱住我的腰(主人,別,別出來。奴家喜歡主人在裏面的感覺,就一下下)
  雙眼緊閉,內心在哀求。
  我低頭吻上了她的小巧靈動的左耳,舌尖在耳廓上滑動,讓雪梅再次顫動了幾下。(呼……主人,奴家真的要死了,主人,你真棒。良久,雪梅呼出了口氣,在心底說著,可惜沒有表情啊,可那絲甜蜜蜜的心聲,讓我激動。(呵呵,主人好厲害,又大了點哦,主人想吃婷嗎?主人去好好愛下婷婷吧!
  光想著讓雪梅享受高潮和高潮後的余韻了,都忘記了身邊的甜香奶白美人了。
  雪梅在身下向上蠕動了下,陰莖退出了她的陰道。身邊的美人,呆滯的保持著剛剛的姿勢。雙手虛握在雙乳上,兩腿曲著緊緊夾在一起,渾身散發著淡淡的香味。
  咦~ 剛剛還挺濃烈的味道怎麽變淡了。
  輕易的分開緊夾在一起的大腿,將陰莖抵在白嫩的陰部,低頭吸上碩大的乳尖上。香甜啊!用力吸了兩口,好濃的乳汁啊!難怪噴的沒雪梅高了,真心奇怪,一個尚保留著處女膜的女人怎麽會有乳汁呢?難道處女膜是假的?不管了,假的哥也幹了。最多等她醒來問問她。
  稍稍親了兩口,女人幹幹的陰部又開始流出水來。奶白色的肌膚再次暈染上了紅潤。急需進入一片溫軟港灣的陰莖催促著我,雪梅的小手伸了過來,扶住我的陰莖,另一只手撥開女人白嫩的陰唇,抵在陰道口上。我用力一挺,龜頭嵌進了緊致的陰道口中,果然夠緊致啊。連手指都能強烈的允吸感,別說粗大的龜頭了。這緊實度應該是處女啊!不斷流出的淫液一下被我的陰莖堵住了般小了點,我死命的頂了一節進去,好緊啊,陰肉收縮著擠壓我的侵入。突破、突破,不斷擠壓感激起了我征服的欲望,深入,再深入。陰道口不斷的緊夾著我的陰莖。靠,破小玉時都沒這麽費力啊!不過哥喜歡挑戰,哇哈哈。終于突破了那層隔膜,可內裏更加緊致,看著呆滯的龍婷,雙膝向前挪動了下,狠下心用力撞了進去,收收腰,再次用力 。幾下後終于抵到深處的軟肉上。
  忽然龍婷的陰道開始劇烈的收縮,陰道口一下一下的猛力的夾著,那強烈的收縮感差點讓我把持不住。一股熱流澆打在我的龜頭上。我連忙抽了出來,深呼幾口氣,準備再次插入,之間龍婷的胯間噴出一道清亮的水柱來,畫了條小曲線後灑落在臀下的床單上,瞬間將床單染濕了一大片。小小的陰道口猛的收縮了幾下,我陰莖插入時帶來的空洞,瞬間回複到了原狀。
  (主人,好厲害哦,這麽快就讓婷婷高潮了,還會噴水哦!呵呵,主人,人家也要噴嘛)雪梅見我退了出來,馬上伸出玉臂將我環住,獻上了紅唇。雙乳在我的胸膛上磨著,小手伸到胯下搓弄著我的陰莖。(婷婷好多水哦!雪梅嬌笑著在龍婷胯間掏了把,然後拿著滴著水的手掌給我看。
  “靠!這麽快就到高潮了,我就插了幾下而已啊。哇,裏面真的緊啊!”
  我看著呆呆躺在床上的龍婷說著。
  (呵呵,人家可是處女當然緊了,不過沒想到婷婷這麽敏感哦。嘻嘻!主人是不是被婷婷擠出來的啊!雪梅居然敢調笑我,我狠狠的咬了口她的乳尖,手在她的雪臀上拍了一下。
  “靠,我怎麽可能被擠出來。不過真的蠻緊致的。”
  手指在雪梅的陰道中摳挖著,讓雪梅在我身上一陣扭動。
  (那奴家幫幫主人哈!嘻嘻)雪梅突然笑道。
  我倒要看看她準備怎麽幫我,雪梅將我扶跪在龍婷的胯間,緊緊的貼在我的背後。一手伸到前面扶住我的陰莖抵在龍婷的陰道口處,平坦的小腹緊緊貼著我的臀部,一只手夾在我們中間,突然銳利的五指掐了下我的屁股。小腹順勢向前一頂。我的腰跟著頂了下,陰莖擠進了那處緊致的陰道中。雪梅不住的用小腹推動我的屁股,一只手摟著我的脖子,雙乳在我背後磨動著,一手伸到我的胯下輕輕的揉捏我的睾丸。我雙手死死的掰開龍婷的美臀,隨著雪梅的推動,一下一下的擠進最深處。抽插了幾十下,又是一陣劇烈的緊縮感,這次我沒有再退出了,扶著她的腰肢狠命的撞擊起來,熱流澆打的龜頭上,我不斷的抽擦帶出大量的體液。叁次,四次。終于在無盡的緊縮感中,我怒吼一聲,死死的掐著龍婷的腰肢,腹部緊貼著她的臀,隨著一發發的精液射入,連我都顫抖了幾下。轉身抱住雪梅,趁著陰莖還未畏縮,插進她的陰道狠狠撞擊了幾下。射完精後敏感的龜頭傳來一陣陣性奮的感覺,我壓在雪梅的身上大口的吸了幾口奶,再在龍婷的乳頭上吸了幾口。這才伏在兩女身上喘起氣來。
  當夜,我不停的在兩女體內噴灑著精液。哪怕最後實在射不出東西了,都幹進龍婷的陰道中好是一陣抽擦,龍婷一側的床上盡是濕漉漉的,仿佛被人潑了一大桶水一樣。終于在甜香混雜著腥甜的味道中我深深的睡去了。
  額,不知道睡了多久,口渴。看著誰在我兩邊的誘人胴體忍不住一人摸了一把。雪梅迷糊的翻了個身,又睡去了,一身黏糊糊的,翻身的時候帶起了一段床單,呵呵。龍婷的身上到處是幹涸體液,特別是那搓淡黃色的陰毛,上面全是我的精液。
  起身下了床,打開門。怎麽是客廳?摸了摸頭,靠!太激動了,全身心的投入到兩個噴奶女身上了,都忘了是在客房裏了。曉梅正睡在客廳的沙發上,我走了過去。客廳的空調大開著,曉梅冷的都縮成了一團。默默的說了聲對不住了,連從客房裏找來毯子,輕輕的蓋在曉梅的身上。想了想,還是把她抱進房吧!
  懷裏抱著輕輕的曉梅,沒想到她會這麽輕,平日裏在美豔動人的大夥裏顯得很沒有存在感,我更是在豐乳肥臀中忽略了她的存在,哎~ 一個個都是妖孽啊!
  將她放到主臥室的床上,蓋好毯子。睡的真死啊!
  在浴室的洗了把臉,看著鏡子中的自己。默默想到,還好小百合兩女不在,不然真的不知道曉梅要睡到哪裏去。她的睡姿真的很可憐啊!難道真的要帶著大家睡酒店去?
  小百合,溫柔懂事的小戀,倔強開朗的小娟。潔白的婚紗,鮮紅的處女鮮血,超市床上叁人情意濃濃的交歡,曲意的侍奉。叫早飯時小戀那堅定的一吻,餐桌上與小娟的四目相對。昨晚是不是太過分了,她們兩個人是真心相愛,這份愛容不下其他,可她們最終還是容下了我,還有什麽不滿足的。口口聲聲說著不在意,可我還是在用異樣的眼光看著她們,讓小娟去幫雪梅,靠,你丫個變態。
  我指著鏡子中的自己罵到,你以爲小娟小戀互舔,小娟舔弄你跟小戀的交合處,小戀舔弄你剛從小娟體內出來的陰莖,就認爲她們是什麽女人都肯舔的賤貨?
  光知道發泄去了,絲毫沒有考慮她們的感受,還大言不慚的說什麽我很失望,說什麽我沒有把你們當玩物。靠~ 失望你妹啊。
  低頭看著潔白的洗臉盆,操,你丫到底做了些什麽。也不知道她們現在住在哪?有沒有自己找東西吃?是不是還在傷心中?不會真的一走就再也不回了吧?
  到時候歐曼醒來,一看,咦,少了兩個,一問,切,一雙雙鄙視的眼神。啊……衆叛親離啊!
  靠,做了就做了,老子做了就認,挨打要站正,大不了找個機會哄哄她們就是了。進到歐曼房間,看著昏迷的叁人。輕輕的睡到她們的頭邊,摸著叁人嫩滑的臉蛋,睡著了。
  “噔噔噔“輕輕的敲門聲響起,我睜開眼。和煦的陽光灑進房間裏,照在歐曼叁人的身上,叁人像是聖潔的聖女一般散發著光芒。”
  噔噔噔““來了,敲個毛線啊!”
  怒道,下床氣啊!門打開了條縫,雪梅呆滯的臉伸了進來(主人,吃早飯了。
  “吃早飯就吃早飯撒,你洗臉了沒啊,一副鬼樣,想嚇人麽。”
  我走了過去,捏了捏她的臉蛋。
  (嘻嘻,自己賴床還來氣了。好啦,主人,奴家錯了。以後主人不起床,奴家就不叫了。雪梅調笑著說,看來心情不錯啊。
  美麗的心情果然能傳染,我也變的開心了起來。”
  你個小蕩婦,這麽高興。
  有什麽好事?”
  被她推到浴室,坐在凳子上,享受著被人服侍的過程。不時伸手在雪梅身上摸兩把,哈哈。怪了,平時只要一摸,這小蕩婦就貼了上來。今天見鬼了,小蕩婦不停的躲閃著,只是時不時的將大乳湊過來讓我吸兩口。
  一身清爽的披條浴巾就下了樓,靠!有外人。仔細看了看,原來是龍婷。咦!
  怎麽頭上沒紗布了,白生生的一點傷痕都沒有,穿著一件黑色T恤。穿什麽顔色都沒辦法蓋住那對巨乳啊!正襟危坐的端坐在我的位子上。靠見我下來了,不說讓位置,犀利的目光看了我一眼,依舊慢條斯理的吃著面包。
  (婷婷,這就是主人了。雪梅跑到龍婷身邊摟著她介紹著。
  我靠,居然皺著眉,面無表情的點點頭就算了。什麽態度啊!額,怎麽眼神這麽亮,露出一絲考察,一絲警惕的目光。見鬼了,小百合快速醒來就已經推翻過一次我的推斷,龍婷醒來就有表情,我的世界觀,我的人生觀,我的……
  (婷婷,這是主人的位置,你挪挪)雪梅見我面色不善連忙拉著龍婷說。
  我靠,還不讓,輕輕甩開雪梅的手,像是沒事發生樣的繼續吃著,還瞥了我一眼。囂張啊!以爲自己是大佬就了不起啊!
  (主人,婷婷剛醒來,身子有點弱。你看,要不……雪梅見說不動龍婷,只好來央求我。我狠狠的捏了捏雪梅的翹臀,算了,好男不跟女鬥,看在雪梅的面子上讓你一次。
  (主人,奴家想等下陪婷婷去拿幾件衣服,你看……雪梅見我沒說什麽坐到了主客位上,貼著我坐了下來,一邊吃著面包,一邊用大乳蹭著我說道。
  “去吧,路上注意安全。額,反正自己小心點,我就不去了。”
  我說道。
  (恩,主人最好了,雪梅最喜歡主人了。
  吃過飯,我拿著一杯雪梅的乳汁坐在沙發上慢慢的喝著。兩女手挽著手親密的出去了。似乎龍婷真的有點虛弱,腳步有些踉跄。對我依然是冷冷淡淡的,不爽啊!
  “走,曉梅,跟主人出去。”
  家裏就剩曉梅一個能動的了,要準備準備些事了。
  坐在大奔的後座上,不斷的想著。歐曼叁人,已經昏迷好久了,可我依然在期盼著某天她們會醒來,也許就是下一秒,也許就是明天。這樣一來,家裏真的住不下了。”
  停車!”
  路邊是市裏最大的五星級酒店,皇朝大酒店,忙叫曉梅停了車。
  五星級啊~ 也就是鐵哥們結婚時來過一次,傳說中總統套房住一晚要一萬六。
  去看看去。坐著電梯就上了二十六樓,景觀式的電梯可以看見整個城市還有遠處的風景,我的城市四面是青翠的大山,陽光普漲,四面的山巒清晰可見。不對,霧牆呢?我所見到的霧牆呢?四處眺望,哪還有霧牆的影子。遠處火車站清晰可見,但問題是我明明記得火車站的一半是籠罩在霧牆中的啊!
  “下樓,曉梅去開車“我按下1樓的按鈕,急忙對曉梅說。
  飛馳的汽車在道路上急速的開著,不一會就到了火車站,進了站台。站台的對面是陰森森的霧牆。我強忍著內心的恐懼,一步步的向著霧牆走去。背後是炙熱的陽光,面前是陰冷的霧牆。麻子程的話再次湧上心頭,我愣愣的站在霧牆邊,現在還不是時候,出去了就進不來了。
  再次回到酒店的最上層,火車站的全貌,連火車站後的林中河看的清清楚楚。
  靠,這是什麽力量,什麽樣的科技啊!第一次在心中對無形的控制者産生了無比的畏懼感。外星人?某個政府或組織?連日來的感覺到底是我自己真實的感覺,還是大腦的虛假反應?這個世界的真相到底是什麽?
  長時間電梯的停頓,讓它自動下行。地面上呆立的人群漸漸的,從螞蟻般的小黑點,變成了一個個清晰的摸樣。不知道麻子程、周悅、還有那個呆在邢台的人,是不是有著跟我一樣的困惑。伸手將曉梅摟在懷中,伸進她的衣服裏,揉捏著溫軟的乳房。這到底是我真的在握著,還是僅僅是我大腦的想象?我回身按了按二十六樓,地上的人群再次慢慢模糊,我將曉梅抵在玻璃牆上,一把脫下她的短褲,脫下她的內褲。軟軟的陰莖在她溫熱的臀溝中摩擦著。將她翻過身來,撕開她的襯衣,捏著胸前雙乳咬了上去。擡起一條腿搭在扶手上,蹲到地上舔弄起她陰毛茂盛的陰部來。
  猛的站了起來,扶著陰莖抵進那處濕滑的陰道,一手環住她的腰肢,一手按在她的臀上,一下一下猛力的撞擊著。電梯上上下下,遠處的景色,近處的人群不斷的在眼中交替。看著曉梅呆滯的雙眼,呆滯的表情。濕漉漉的陰部,不斷收縮的陰肉。到底是她有表情而我看不到,還是她本來是虛無的只是我自己的想象?
  不行,我需要雪梅,我需要歐曼,我需要小玉,我需要小芸,我需要小百合,我需要反映,而不是呆滯的人。
  拉著曉梅坐上車,一路飛馳回到家中。雪梅和龍婷已經提了幾十個大包小包回到家中,試穿著拿回來的衣服。見我進來,雪梅開心的跑了過來,站在我面前轉了幾圈。(主人,奴家這身好看麽?雪梅穿著件淡紅色的連衣裙,帶著大大的遮陽帽,一副巨大的蛤蟆鏡,開心的問道。
  我什麽話都沒有說,一把拉過雪梅奔上二樓,跑進臥室裏,將雪梅推倒在床上。一把撕爛了那件連衣裙,將胸罩推到頸上。用力的含弄起她豐滿的雙乳來。
  (恩,主人好壞,奴家好喜歡這件……恩,主人,好色急哦。恩,主人,用力。啊,主人,奴家要。雪梅在我的舔弄下不斷呻吟。
  對,就是這樣,我要反應,我要真實的反應。一把脫掉她的內褲,在濕濕的陰部摸了一把,擡起她的一條腿,腰部用力一頂,狠狠的插了進去。
  (主人,你好粗,好硬。啊~ 主人,好熱。恩,主人就是那裏。奴家要,啊~ 主人磨下,恩,主人,頂到了,頂到了。我不斷的抽插著,死命的撞擊著,雪梅不斷的呻吟著。不夠,不夠,你沒有表情,你只有聲音。還不夠。
  不知抽插了多少下,不知抽插了多久。(主人,奴家想換個姿勢。主人好厲害,奴家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主人,奴家有點疼。主人,奴家的腿擡的好酸哦、)“咚咚咚“敲門聲響起。我咬著牙,聲音從牙縫中擠了出來“進來。”
  曉梅走了進來,呆呆的站立著。我猛的從雪梅身上拔出陰莖,拉過曉梅將她抵在床邊,一把拉下她的休閑短褲,將內褲撥到一邊,用力一頂。再次大力的抽插起來,幹幹的陰道,絲毫阻止不了我的侵入,反而讓我有種強烈摩擦的感覺。我用力的掰著曉梅的雙臀,狠狠的撞著。雪梅隨著我目標的轉移,早就癱軟在床上,氣若遊絲。虛弱的在心底說(主人,你今天好強啊,奴家真的沒力氣了。主人真的好強。奴家好幸福)
  說完便睡去了。
  我自顧自的不斷操弄身下的曉梅,曉梅的陰道漸漸濕滑起來,我一下下的用力頂到她陰道深處的軟肉上。內心不斷的在呐喊,不夠,不夠,我需要表情,我需要聲音,我需要真實的有女人,不夠啊。抽插的陰莖漸漸麻木,可我仍然在不斷的深入,深入。有點累了,擺動腰肢的動作有些遲緩了起來。我翻身躺到了床上,讓曉梅坐到了我的胯間,命令著曉梅在我的胯間上下翻飛。扭過頭,含住雪梅的豐乳,允吸著,腥甜的乳汁流入口中。余光裏,虛掩的大門處,一道人影在晃動。我閉上了眼,感受著陰莖處傳來的酥麻感。終于射精的征兆到來,我緊緊抓住曉梅的腰肢,用力向上撞擊了幾下,死死壓著曉梅的雙臀緊緊的貼在大腿上,曉梅的陰部緊緊的貼著我的下腹。放開精關,一股股的精液澆打在深出的軟肉上,仿佛將靈魂都要射出去一樣。終于射了,曉梅無力的倒在我的胸膛上,胸口不斷的起伏。我無力的癱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呼吸。我沒力了,雙眼微閉,迷迷糊糊間似乎聞到了一股甜香味。門口的身影是龍婷吧,依稀想起剛進門時,她還鄭重的向我點了點頭吧,穿著什麽衣服來著。管她呢,我需要睡一下了。

最新精品无码专区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