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女作家的经历作者不祥』

精彩内容:




  白婷婷是就讀于某大學的中文系,尤于從小她就喜歡寫作,所以她就立下志願長大了以後,立志作一個作家。
  
  由于她的父親平常很忙,而且婷婷從小就很乖很聽話,所以她的父親也很少管她。同時,由于她已經考上大學了,年齡也十八、九歲,不太可能受到社會及其它人的影晌而生活。婷婷她是一個很有主見的女孩,而且分析能力和觀察力都很強。她喜歡生活在自己的天地裏,因此是一個極端崇尚個人主義的少女。
  
  從小到大,她經常參加寫作及演講比賽,但是只要她一參加,准可拿到前叁名。因此,她的閨房中的獎狀、獎牌、獎杯,實在不可勝數。婷婷的身材均勻,長發披肩,眉清目秀,舉止高雅,一身的晰白,而又光滑的肌膚,她的雙峰隆起,凹凸分明,堅實的臀部微翹,無論她穿上任何服裝,都可以把她的身材表露出來。她沒有男朋友,雖然在高中的時候,有不少男同學追她,她都沒有和他們相處太久,因爲她認爲這是一種緣份而已。
  
  有一天,婷婷放學回家途中,一邊走一邊仰望著天想著:「我現在該寫什幺?什幺是我該寫的?那一些是我曾經寫過的?那一些是我所沒寫過的?什幺是我能看到的?那一些是我不能看到和體會到的?」她想著,反複地這樣想著,似乎找不出什幺線索來,她很困擾。于是,婷婷在不知不覺中走到了西門町。那令有些人迷戀的西門町,燈紅酒綠五光十色。每天晚上七、八點鍾的時候,台北終結了一種生活,人們躍入另一個迷惑歡樂的世界中。在那裏霓虹燈閃亮,一長列人群,支持著銷金、遺忘與激情。
  
  到了午夜左右,瘋狂的舞影高盤的笑叫結束了。狂歡的城市在黑暗中平息下來。雖然在黑夜中還有人在尋找光亮,不過大多已沉靜了。他們疲倦無力地等待看次日的活動與次夜的狂歡,再度來臨。
  
  這就是數十萬台北市老少、已婚、未婚男性離辦廠,辦公室後,抵達家裏前的一段長長地路程。
  
  這個世界上最大都市成了夜晚最大的歡樂場所,紐約、拉斯維加斯、邁阿密、東京都有夜生活,形形色色,有如萬花筒般變化多端。
  
  婷婷終于來到一家夜總會的門口,她似乎看了外面的廣告,開始對裏面的表演,發生了興趣。于是,她下定了決心,不顧一切地進入觀賞。
  
  當她入內坐下時,她發現深藏的夜總會,裏面的天花板上裝著,一個會旋轉的架子。台子上右兩個美女,紛紛向觀衆騷首弄姿,炫耀她們的肉體。接著上來的美女,每個都穿了緊身短衣,若隱若現地暴露她們的乳房。
  
  沒有多久,婷婷便走出了夜總會,心中想著,記著某事繼續往前走。走不了多遠,她又看到了酒吧,她停了下來,看了看,她走了進去。
  
  酒吧中燈光暈暗,隱隱約約地可以看到酒吧的酒女們在陪酒。婷婷找了一處坐了下去,一個穿著迷你裙的女侍走了過來,女侍問:
  
  「小姐,你要喝什幺?」「檸檬汁一杯。」女侍聽了笑道:「小姐,我們這裏是酒吧!不賣果汁的。」婷婷吃了一驚。又不太好意思地說:「那來一杯白蘭地好了。」「好,謝謝,馬上來。」婷婷內心想著:「剛才好糗喲!實際上,我是要來看看裏面到底是什幺?好尋找寫作的體裁的。」女侍把酒端了過來,放在桌子上,離去。
  
  婷婷開始把眼光看向四周,她發現男人們在和女人們談天、休息、喝酒、思考、微笑、打情罵俏、親吻、撫摸……這些都是她以前沒有看見過的,但是她現在看到了。
  
  過了二十多分鍾,婷婷付了錢,離開了酒吧走了出來。她朝著回家的路上走著。
  
  半個鍾頭後,她回到自己的房間,家中一片冷清和安靜。
  
  因爲從小婷婷就過慣了這種生活。
  
  她的父親常忙于事業,母親一力面幫著父親,一方面充當爸爸的秘書。所以可以說婷婷是非常孤單的,而且家中地沒有兄弟姊妹,只有單獨她一個人。
  
  雖然,她小的時候,爸爸曾經請過傭人,可是當到她就讀大學之後,婷婷就叫爸爸把傭人辭掉了,一切的家務事完全由她處理。
  
  因爲她想訓練自己,另一方面可以幫助她的寫作,使得作品,更能與現實生活相貼切。
  
  她換好了睡衣,鑽入了棉被中,兩眼張的大大的,一點也沒有睡意,她腦中想著,剛才地所看到的一切情景,心想:
  
  「在酒吧裏,男人是主顧,女人是商品,只要你出價,隨時隨地都可以購買各式各樣的美麗和溫情,女人們的狂歡、笑聲、微笑、肉體上的感觸,到底她們有什幺感覺呢?我不知道。」婷婷慢慢地開始對這個問題感到興趣,也感到好奇,她想:
  
  「做一個作家,既然要從事實際寫作,亦無法體會到那些女人的生活,真是罔然。」因爲她始終想做一個寫實的女作家,但是又苦于無經驗,她十分的苦惱。漸漸地,她就睡著了。
  
  過了幾天,婷婷還是想不出其它的社會體裁來寫。但是,那一天晚上的這問題,不斷地湧上了腦海,她想排除不想,又覺得可惜,想了又寫不出來,因爲她必竟不是那些女人,也沒有體會過她們實際的生活,所以不敢嘗試她們。這個問題一出現,到現在就前前後後,斷斷續續在她的內心湧上,似乎愈湧愈烈,使她的生活慢慢地發生了改變。
  
  婷婷在這個兩、叁個月劇烈地變化當中,好象開始有了眉目,地想著:
  
  「如果她能投入她們的行列,體驗到她們的生活,這封她的寫作自然有大大的幫助。」婷婷開始有了這種想法,她想:「如何去說服父親和母親,這是一大障礙。」時間又過了幾天,這幾天婷婷一直在想解決這個障礙的方法。她終于想到了一個方法了,她想:「如果騙父母到國外旅遊半年,然後再從機場偷溜出來,再利用這個半年去體驗那些從事特殊行業的生活就可以行得通。」她高興叫著跳著,總算想出了解決的辦法,于是她開始行動。
  
  某一天,婷婷的父母在中正國際機場送她上飛機,當婷婷父母離去後,婷婷從出境室溜了出來,坐上出租車直奔向台北。
  
  當婷婷一到台北,她先把行李搬入預先租好的公寓中,然後換上了普通的妝扮,開始她的體驗。
  
  婷婷的目標是在從事特殊、新奇的行業中之女性,一一記錄下來,好當作以後寫作的社會寫實材料。
  
  她先到一家傳播公司,該公司在招考演員,准備將來捧成明星。首先以婷婷的姿色,優先被錄取了,她被載到他們的片廠。
  
  實際上,不是什幺片廠,是租的一幢別墅,當她一進入別墅裏,所有的拍攝工作已經就緒了,男女主角也在現場了。
  
  今天,婷婷只是先來觀摩的,女主角不是她,她已經被定爲下一部片子的女主角。
  
  當導演開始喊出:「開麥拉」的時候,男女主角上場開始演戲。
  
  女主角是演一個貨車司機的太太,當她出現在眼前時。她穿著時下最流行的蕾絲睡衣,正准備上床就寢的樣子。
  
  這個時候,門鈴響了起來。
  
  她連忙加披一條罩衫在身上前去開門。
  
  進來是一個叁十多歲的男子,身體很魁梧,但不很英俊。他是女主角丈夫的同事,他正是戲中的男主角。
  
  男主角來告訴女主角說:
  
  「你的先生今晚出差到高雄去了,要到明天晚上才會回來。」男主角說完了,就要離去。
  
  這個時刻,女主角身上披著的罩衫不小心滑了下來。男主角一回頭看著女主角,他的眼神立刻變了一個樣子。
  
  他迅速反身鎖上了門,一步一步向女主角逼了過去,一副饑渴的樣子。
  
  女主角露出了驚慌的神色,內心害怕著他的舉動,慢慢地向後退著。男主角突然地,來了一個餓虎撲羊的姿勢撲了過去。
  
  男主角抱住了女主角,兩人翻倒在床上,翻著滾著,拉扯著女主角的睡衣。
  
  這個時候,女主角的蕾絲睡衣,已經被男主角扯裂開了。
  
  婷婷的心裏,開始蹦蹦地跳動著,不禁內心有一點害怕了。
  
  眼前突然出現了兩個跳動不休的巨大乳房,睡衣已被扯了下來。
  
  婷婷的心髒,已經隨著跳動的乳房,七上八下地急驟跳著。
  
  一陣掙紮之後,眼前的女主角已經是全身赤裸。毫無遮蔽避。
  
  婷婷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她的乳房和臀部,女主角半側臥著。
  
  當女主角轉身過來時,她的陰戶並沒有被暴露出來。因爲男主角的一只巨大的手,按在女主角的陰部上面。
  
  兩個裸體的男女主角相貼著,而且是緊緊地毫無空隙的。
  
  但是,婷婷看到男主角的陰莖,並沒有插進女主角的陰戶裏去,所以她松了一口氣。只看到兩人的臀部不停地起落著。
  
  女主角拼命地在扭動掙紮著,由女主角的眼神得知道。
  
  顯然地,她已經被男主角激起了情欲。
  
  婷婷的面頰有點開始發熱了。
  
  她看到女主角的兩腿,已經夾住了男主角的腰部,似乎一點地不放松。女主角的雙手也扳緊了男主角的肩頭,而這個時刻,女主角也喘息急促。
  
  男主角同時也伏在女主角的身上,一動也不動了,像似兩人已經停止了動作。
  
  婷婷慢慢地覺得很奇妙,把目光移到了男主角的臀部上。只看見臀部肌肉一陣一陣抽搐著,暗示說男主角正在愉快地射精了。
  
  男主角已經穿好了衣服。女主角仍然裸著側臥在床上。
  
  「對不起,太太,請你忘掉這件事。」男主角說。
  
  「不,我會永遠的記得的。」男主角衣服穿好,似乎要走了。
  
  「不,不要走!」「太太,還有什幺吩咐嗎?」「請……請你再來一次。」「難到你……你不恨我嗎?」「不…一點也不!」女主角渴望著說道:「我從暴力中得到愛,我要你幹我,狠狠地幹我,就是把我幹死了,也無所謂。」當男主角聽完了以上的話,又把衣服脫了。
  
  兩人又恣狂一番,可是這一次是女主角主動發起的攻勢。
  
  然後,導演喊了「卡!」所有一切的動作都停止了,只有床上的兩個男女主角的身體皮膚,還在顫動著,似乎一時無法使皮膚肌肉安靜下來。
  
  影片拍攝結束後,導演走到婷婷的身邊和她打招呼,問道:
  
  「請問小姐芳名?」「我叫婷婷。」「哦!原來是婷婷小姐,請你跟我來。」婷婷跟著導演走到了另一個房間,房間內只有他們兩個人,導演把門帶上。
  
  「婷婷小姐,請坐。」「謝謝!」「剛才我聽制片人說,你是下一部片子的女主角。」「不……不敢當!」婷婷害羞回答著。
  
  「你曾經演過戲嗎?」「沒有!」「喔!你對演戲有興趣嗎?」「有!」「那就好。」「可是……可是我沒演過?」導演用安慰的口吻道:
  
  「沒關系,你放心好了,到了時候,我們會教你的。」導演從桌上拿了一本筆記本,念道:
  
  「下一次,你將飾演“一個女學生的經曆”。」婷婷聽到「女學生」連忙答道:
  
  「這個我會演,只要不要和男人發生關系,被拍攝出來,就好了。
  
  「當然我們不會的,但是在『性』方面的恣狂,只是我們在鏡頭上的運用罷了,你盡可能放心,我們也不會幫你做臉部特寫的。」「謝謝!謝謝!」「你還有什幺其它問題嗎?」「我想沒有了。」「好!那你先回去,對了……」導演把「一個女學生的經曆」的劇本,交給了婷婷,道:
  
  「你先帶回去看看,同時把台辭背好,叁天後,我們就開始開拍。」婷婷一副感激的臉孔,連忙道:
  
  「謝謝導演,謝謝導演。」然後,導演送婷婷離去。
  
  這兩天,婷婷在自己的公寓中,研讀劇本,內心不僅掀起一陣喜悅;她想:
  
  「這是我第一次親身踏入社會,可是沒有想到會有這幺順利,第一部片子,就當了女主角,雖然,她所看到的影片拍攝有一點暴露,但是在她手上的劇本中,並未發現有需要暴露之處,而且導演也一再保證,絕對不會有任何會傷害到她的畫面,于是她就更加安心了,更何況此次出來,就是要來體會各行各業的生活,只要自己謹慎小心,一定可以滿載而歸的。」婷婷一邊想道,一邊記在自己的日記本子上。
  
  她知道劇本中「一個女學生的經曆」是一個女學生放學後,在走回家的路上,碰到了幾個不良少年。而被他們帶到一間空屋中,遭受侮辱,然後,被巡邏警察救獲的故事」。所以婷婷相當的放心,認爲不可能發生任何意外的。
  
  第叁天的晚上,婷婷很早就睡了。因爲她曉得拍片是相當辛苦,有時候也需要熬夜的,把睡眠睡飽了,對自己的精神和臉色,會有相當的幫助,也可以使自己的體力持久而不累。
  
  婷婷已經沉睡在夢鄉之中,同時在睡覺之前,她已把鬧鍾調好了,所以她安心地睡了。
  
  一大早……鬧鍾突然響起,婷婷起床,把應該做的事都做完了,很早就到片廠去,因爲她想給大家一個好印象。
  
  片廠的工作同仁,像上次一樣地工作。
  
  婷婷一一跟所有的人打了招呼。
  
  她看見導演從外面走了進來。于是,婷婷迎了上去,道:
  
  「導演,早!」「早!怎幺你還沒換衣服啊?」婷婷看了自己的穿著一下,不好意思,說:
  
  「嗯!我馬上去換!」「好,趕快去換。」婷婷轉頭欲走,被導演叫著:
  
  「婷婷小姐!對了,等一下我們演戲的時候,我們的不良少年的領頭老大制片自己演。」「好,沒關系。」「對了,如果一開始拍,我如果沒有喊『卡』,你們不可以停下來…很多時候甚至于要重來。」「好,我記得了。」「還有如果我喊了『卡』,你們不要隨便亂動,因爲一切動作、位置要連戲,更不可以一邊演一邊說劇本上以外不必要的話。」「哦!」「你都記住了吧?」「嗯!我都記住了!」「好吧!你去換衣服吧!馬上我們就開始拍了。」婷婷拿了衣服,到洗手間裏去換。
  
  過了十分鍾……所有的人員似乎都准備了,導演喊了:
  
  「准備好了沒有?」紛紛傳來「好了」的回答。
  
  婷婷穿著大學生的制服,手上拿了幾本書,站在一旁,看著導演。因爲此刻導演在講解,當這個女學生被幾個不良份子,抓到一間空屋子裏來,遭受到淩辱的過程,似乎所有的演員都專心地聽著。
  
  五分鍾過後,導演問演員:
  
  「聽懂了沒有?」演員們一一點頭回答導演。
  
  導演看了一看,所有的准備工作就緒了,他便大聲喊到: 「就位!」 導演口令一下:「卡麥拉!」只看見幾個不良少年押著婷婷走到房間裏。 婷婷一副害怕的面孔,一雙又黑又大的眼睛,打量四周的環境。 房間內空無一物,眼前只站了幾個色眯眯的大男人和孤單的自己。 婷婷內心開始表現出懼怕,她的雙手緊緊地把書本抱在胸前。那幾個大男人一步步地逼近,臉上不停地露出了淫笑。她一步一步地往後退著,退了兩叁步之後,她的背後已經碰到牆了。他們繼續向前逼近,婷婷也開始把身體慢慢移向牆角。于是,婷婷感覺到自己已經沒退路了,背部緊緊靠在牆角上。他們愈來愈近了。
  
  突然,婷婷把手上的書本丟了過去。 幾個大男人一閃,他們又站回到原位。 這時,他們已經站在婷婷的面前,其中一個伸出了手,摸摸婷婷粉嫩的臉蛋,說道: 「這個小妞挺漂亮的,我們大家來嘗嘗。」 那個家夥正想動手,只聽到「住手」一聲,那幾個家夥楞住了,同時也回頭看。
  
  站在他們眼前的是一個高大粗壯又結實的男人,他們一看,嚇了一跳,叫道: 「老大!」 「嗯!」 那個男人問著他們: 「你們又在幹什幺壞事了?」 「沒……沒有,老大……」那個男人走了過來,又問道: 「還沒有,這是什幺?」 他用手指著婷婷說: 「她是那兒弄來的?」 「嘿……嘿……是是…是在路上抓來的……不…不……不是抓來的是……是她自願跟我們來的……」有個家夥回答。 「哦!那怎幺沒有女孩子跟我呀?」 「……這……」 「你們又在騙我,你們給我小心。」 「不敢,老大,我們不敢。」 「好了,你們出去。」 「是是,老大!」他們一邊回頭看,一邊覺得實在可惜了,沒想到這塊天鵝肉會落入老大的手裏。
  
  這個老大不是別人飾演,就是制片自己,一副老于世故的樣子。 他走到婷婷的面前,用手輕輕摸了摸婷婷的臉、頰、頸、耳和秀發,最後托著婷婷的下颔,他說: 「嗯!真是一個美人胚子。」婷婷又用害怕的眼光看著他,一動也不敢動。 他抓著婷婷的手,舉了起來。婷婷用力反抗,可是他的手愈用力,似乎一點也無法松脫開來。他把婷婷打量了一番。 她身穿學生制服,下著裙子,一雙白襪子和黑鞋子,小腿挺直地並攏,緊貼在牆角上。他突然動手想脫下婷婷的上衣外套,但是沒有成功,因爲婷婷把身體緊貼在牆上。
  
  老大見脫她衣服不成,驟然,雙手楸住了婷婷的雙臂,嘴巴朝婷婷臉上,一陣亂吻。婷婷不停地用脖子扭動,來閃避他的親吻。老大雖然沒有吻到婷婷的嘴唇,也吻到了她的面頰和粉頸。婷婷感到身上一陣熱力侵襲,但是無法把他的身體推開。
  
  老大見她不太溫馴,也十分不悅,可是他是不會罷手的。他用胸部壓著婷婷的上身,使她動彈不得,又一方面,雙手在婷婷嬌軀上摸索了起來。
  
  婷婷首先感覺到的,就是一雙灼熱的手掌,在她的雙峰之間,不住的推揉著,一股一股的電流,不斷地由乳峰緩緩遍傳全身。婷婷開始大喊: 「不……不要……救命……救命呀……」他卻不加理會,反而雙手更加大膽地,在她酥胸上擠壓了起來。雖然,他的雙手是隔著幾層衣服擠壓著,但是衣服的磨擦,使得婷婷十分難受。隨著老大手掌的揉動,婷婷貼身的奶罩在乳頭上磨擦著,陣陣的磨擦熱傳到了婷婷的胸中。她只覺得這是一種說不出的滋味,一種從未經曆的滋味,似難受,又似舒服! 「嗯……嗯……」她忍不住輕輕地哼出了聲音。 老大在乳房上揉弄了一番,迅速地把雙手移到了腰部,在那裏按索著。
  
  可是由于婷婷所穿的學生裙十分的緊,實在是無法摸到陰部。他把雙手挪到了臀部的上面,在粉臀上又摸又揉,弄著婷婷全身不自在。當他動作太過劇烈時,不小心手被裙子的拉鏈刺了一下。這個時候,他才反應過來,應該從那裏先動手。正准備動手時,婷婷雙手阻止他。老大靈機一動,雙手突然把她摟緊不放。婷婷感覺到呼吸突然困難,雙手一松。
  
  老大用臀部撐著她的手,右手拉著拉鏈,猛力滑了下去。頓時,婷婷的學生裙後面開一個洞。
  
  他雙手用力一扯,整個裙帶斷了。婷婷正想用手把裙子拉著。只可惜已經慢了,他迅速蹲了下去,把裙子拉到了腳根。然後,老大快速地站立起來。婷婷本能反應著,雙手掩蓋著她的陰部。老大的雙手馬上又轉移了陣地,把婷婷的上衣用力連扣子一起拉開。
  
  這個時候,婷婷的奶罩已經露了一點在外面,她把右手移上來保護乳房,左手則按兵不動地遮蓋陰部。 老大此刻停了一下,似乎在考慮到應該從那一個地方下手。他雙手伸入學生襯衣裏把襯衣連外套剝了下來。但是衣服並沒有掉下來,只是肩口落了下來而已。可是婷婷的雙手正好被束縛在背後,就如同被繩子捆綁一樣。
  
  頓時,顯露在老大眼前的是一個漂亮晰白肌膚地少女胴體。這時,婷婷身上只剩下一件純白色的奶罩和一件半透明的蕾絲內褲。婷婷在掙紮,可是被兩面牆包圍了,而且前面還有一座人牆。
  
  老大開始淫笑,用手摸著婷婷細滑柔嫩的肌膚,道: 「哈哈……哈哈……哈哈……真是一個大美人……真不愧是上帝的傑作……哈哈……哈哈哈……哈哈……沒想被我得到了……」他一陣一陣的淫笑,使得婷婷神智一清,芳心中不由得漸漸地害怕了起來,叫道: 「救命呀……救命呀……」 「小妞,你在喊給誰聽……」「待一會兒,要是有人,你可就麻煩了……」 「哈哈……哈哈……這個附近連一個鬼影子也沒有,嗯……更別談是人了……哈哈……哈哈……今天……你可是我的人了……哈哈」他雙手伸到婷婷的胸前,一手按著她的乳房,一手拉著奶罩。老大用手試了試,同時把雙手移到婷婷的胸口,用力一扯,奶罩的帶子斷了。他把乳兜褪到背後,接著把頭放在乳尖上,用舌尖舔了一舔奶頭。 婷婷感到一陣酸麻,胸部顫抖了幾下。
  
  老大把右手壓在婷婷的左乳房上,撚著乳尖,又揉又搓撫弄了起來。左手把右乳房端了起來,用嘴巴吸、舐著紅嫩嫩的奶頭。婷婷的奶頭被弄得漲了起來,仿佛像紅嘟嘟的櫻桃般那幺大。她全身一陣酥一陣麻,口中竟不知不覺地哼了起來: 「……唔……唔……哦……哦……啊……啊……」 婷婷的雙腳不停地顫抖著,好象蟲蟻在她的身上搔癢一般。婷婷的陰戶裏開始發熱、發燙,開始慢慢地沸騰了。這是她從來沒有過的感覺。
  
  經他這幺一玩弄,婷婷已經不知道戲已經演到那裏去了。婷婷口中在呻吟,身體在抖動著。
  
  老大如此撫弄著她的雙峰已經有一會兒了,他吸完了這個,吮那個,吮完了那個,舐這個,舐完了這個,舐那個,如此仔細品嘗著婷婷剛發育完成的玉乳。
  
  過了有一會兒,婷婷突然覺得子宮內有一股熱燙燙的液體在流動。驟然,只感覺「噗!噗!噗!」一連叁下,婷婷的陰精流了出來, 這種感覺只有婷婷才會曉得,就好象她的月經來潮了一樣,從她的嫩屄之中,一股一股地冒了出來,把蕾絲的白色內褲都浸濕了。
  
  依老大的經驗判斷似乎應該是差不多了。這個時刻的婷婷已經靈魂兒在半空中飄來飄去,如喝醉酒一般。他把右手在婷婷的陰阜上掏了一把。婷婷仿佛好象一個在沉睡的嬰兒,被某種聲響吵醒來一樣。老大的右手在婷婷的白色內褲上掏了一手的淫水,滑了下來。
  
  老大笑了笑,道: 「哈哈……小妞……怎幺了……等不及了……自己先來了……哈哈……沒有想到……嘿嘿……你很敏感嘛……哈哈……」 老大開始脫著自己身上的衣服,一邊脫一邊說: 「……嘿嘿……小寶貝……不會……不會讓你等太久的……馬上就脫完了……」婷婷一邊回想自己的台辭,一邊用害怕的表情演著戲。婷婷懼怕道: 「……不……不……不要,我……我不要……」 老大最後把內褲脫了下來,向她走了過來。 他淫笑著,說:「……哈哈……哈哈……小寶貝……我來了……我來……」婷婷第一次正視男人的陰莖,而且是正面看著陰莖直立在陰毛的中間。那個烏黑的大肉棍,直挺挺地約有七寸多長,挺立在他的兩腿之間,龜頭大如小雞蛋,紫紅發亮,雄糾糾的,像是在向她示威一般。老大的身體還沒接觸到婷婷,龜頭便已經先頂到了她的陰戶。
  
  婷婷大聲呼救: 「……救命呀……來人啊……救命呀……來人啊……救命呀……救命呀……」 她拼命大聲地呼叫著,就如同有一個燒火了的鐵塊燒到她一樣。 老大先用右手緊握陰莖,在婷婷濕潤的白色內褲上亂頂亂插著。婷婷愈來愈怕,全身冒汗,不知如何是好。
  
  老大蹲了下去把婷婷的白色蕾絲內褲褪到腿根上,然後,又淫笑地站了起來。他又像剛才一樣握住肉棍頂著她濕淋淋地陰戶,同時用龜頭在陰戶的陰毛上擦著。
  
  這個時刻,婷婷的陰戶已經沒有蕾絲內褲的保護了,完完全全地裸露在老大的面前。
  
  雖然,婷婷想極力的反抗,但是已經是無法閃避逃脫了。老大把身體壓了過來。頓時,婷婷只感覺到如一團火似的灼熱著自己嬌軀之表面。老大把嘴唇緊貼在她的香唇上,近似瘋狂地在上面吻壓著。他的右手掌和前胸在乳房上猛磨輕按著,就像在揉面團一般。同時他的那根陰莖,在婷婷的小腹和陰戶上又頂又磨著,陰莖就如同木頭撞門一樣在撞著陰戶。
  
  這個時刻,婷婷的呼吸變快,因爲給老大壓得喘不過氣來了。但是,如此的愛撫,是婷婷永遠無法單憑想象,所能形容出來的。
  
  婷婷逐漸開始發酥、發癢、發麻了,慢慢地她屈服了。她似乎已經可以開始用行動舉止來和其它的人作勾通了。 老大緊緊的抱著婷婷的粉頸,並且把舌頭伸進她的小嘴裏,猛攪狠吸吮著,使她的舌根發酸又痛,婷婷想逃也逃不掉。 老大大概已經有叁十多歲了,由他的舉動可知道,他是一個采花老手,是不會錯的。到了這種地步,他依經驗判斷,曉得時機已經成熟了。 她那潔白如乳汁的肌膚,袒露出的乳房,「噗通!噗通!」的跳著,看得他欲血沸騰。
  
  婷婷那一身潔白滑嫩的肌膚,兩個豐滿的乳房凸凸地挺在胸前。那兩片滑潤的陰唇,好象兩片含苞的花瓣,高高突起,若隱若現地一張一閉著,兩陰唇之間,還含著透明晶瑩的淫水,豐厚有余,看了令人好不心動。陰阜上的細長整齊地陰毛,黑油油地長在陰戶上,就如同地上種植了毛茸茸的草皮一樣,卷卷彎彎地遮蓋在嫩屄的外面。
  
  于是,他把頭低下,伸長了舌頭,往她的胴體上猛舐著。老大把頭由上往下移動,舔舐著粉頸、酥胸、肚臍、小腹,直達到茸茸芳草覆蓋的神秘的叁角地帶,一口含住陰唇肉縫上端敏感的陰蒂! 「啊……」 婷婷的身體,不但沒有被男人觸摸過,更說不上用舌頭舔弄過。因此,婷婷那受得了這種強烈的剌激。一時,她的血脈贲張,細腰扭擺,雙腿也不由自主地顫抖著。
  
  婷婷小嘴兒也開始哼著: 「……唔……唔……嗯,嗯……唔……唔……哎……喲……哎……喲……」老大雙手把陰唇向兩邊撥開,把舌頭伸了進去。猛舔狠舐著嫩屄,饑渴地吸著嫩屄內的甘泉,以求止渴。
  
  婷婷本能反應,處女的私處遭受攻擊,不由得自然地把大腿輪流擡了起來,阻擋他的攻擊。這樣可以使婷婷稍稍喘一口氣,因爲她的雙手被衣服束縛在後背,一時無法動彈。
  
  但是此刻的老大,正當嘗到了甜頭,那裏肯就此罷休呢?老大又繼續用雙手壓著婷婷的玉腿,又將舌頭在陰戶外舔著。如此這樣,大概過了十幾分鍾。老大蹲在地下,那只陰莖挺得直直的,夾在他自己的兩腿之間熱呼呼地。于是,他站立了起來,陰莖這個時候已經和他身體垂直,還要仰得更高了。
  
  老大壓在婷婷的身上,挺動著屁股,粗壯的陰莖,朝著小嫩屄亂頂亂刺著。也許老大沒有用心頂,或許他沒有對准屄口。所以龜頭根本不得其門而入。
  
  但是就因爲老大亂頂亂刺,使得婷婷陰戶內外癢癢的,異常的難受。 婷婷因爲不曾被男人幹過,所以不知道女人的陰戶,不論陰莖大小,都可以照進不誤。
  
  她被那根巨大粗硬的陰莖,嚇了一跳,嚇得全身一直冒著冷汗,不知所措。 而且導演的劇本上也不曾這樣寫著,只寫著「在空房中遭受淩辱」,同時,導演也一再保證,不會有這種事發生,更不會拍攝進去。
  
  婷婷內心想著: 「我能喊停嗎?可能會引起導演不高興,而且導演也交代過,如果他不喊停,任何人都不能停,更何況他說不會讓我吃虧的,還是繼續演吧!」 老大還是不停地用龜頭觸著她的陰戶。
  
  婷婷又開始呼救: 「……救命呀……救命呀……快……快……救命呀……來人啊……快來人啊……快來人…救我……快來人……救我呀……來人呀……救命啊……」 婷婷一連叫了數十聲,可是救星並未出現,她又繼續喊叫: 「……救命呀……救命呀……救命啊……來人……快來……人呀……救命呀……」婷婷開始覺得奇怪,問自己:
  
  「爲什幺演警察的人還不來?是不是忘了?還是演員不在?還是睡著了?」一個個疑問湧上婷婷的心頭,她似乎忘了有人正在與她做愛,不!應該說是在強奸她,她的神智已在思考這些問題,一時之間肉體似乎忽略了這些感官的刺激! 老大用右手握住了陰莖朝婷婷的嫩屄口插了進去。
  
  這時,婷婷神智一清,她的陰戶感到一陣刺痛。 婷婷把頭低下看了一看。只見老大的龜頭已經進入了半截,她曉得大事已經不妙了。 老大又用力一頂,只聽見「滋」一聲,七、八寸長的肉棍又進了一截。 婷婷從來沒有這種感覺,陰戶裏面漲得發痛,痛苦十分。 「……啊……痛……痛……好痛……啊……哎呀……」老大這幺一插,插得婷婷哇哇大叫,眼淚從眼眶中流了出來。 老大的龜頭感覺得出,陰道裏頭好象有一道堅韌的薄膜擋住了。他曉得婷婷大概還是一個處女吧。
  
  于是,老大全力一頂,只聽「迫」的一聲,捅破了處女膜!他打鐵趁熱,不顧婷婷的嘶叫,再用力一頂,二頂…七寸多長的大肉棍便整根侵入婷婷的處女嫩屄。他想趁勝追擊。
  
  奈何婷婷痛叫呼喊著: 「……哎喲……哎喲……痛……痛……痛死了……痛死人了……你……你……你……你……真的……真的把我沾汙了……沾汙了……你好壞……你好壞……好……好狠……啊……哎呀……啊……」婷婷疼痛著哭了起來,嬌軀不斷地抽搐著,瘋狂地扭動著。 老大眼見她痛哭流涕,也不顧了。他開始輕輕地抽出陰莖,然後狠狠地插了進去。 「……你……你要死了……啊……啊……你不能……不能再插了……啊……救命呀……唉呀……痛……痛死我了……我……我的陰戶……陰戶快……快裂開了……唉呀……啊……啊……不……不要……救命呀……痛呀……痛……痛死了……啊……」老大聽到婷婷的哀叫求救聲愈大,他的熱血愈加沸騰,抽插得愈起勁。 婷婷開始一直哭個不停,好象已經不能控制了,她的聲音變得沙啞了。 老大見她一直如此,抽插了五、六十下後,突然心存憐憫,把陰莖抽了出來。 陣陣淫水隨著肉棍兒,加上了一絲絲的處女血「吱……吱……吱…」的聲響流了出來。 婷婷全身向他撲了下來,于是,老大把婷婷抱著。
  
  他一邊把婷婷放在地上坐著,一邊把婷婷腳上的裙子和內褲及背後的外套、襯衫、胸罩全脫了下來。老大把衣服在地上,當做一張毯子用。
  
  婷婷赤裸著身體,坐在冰冷的地上。 老大過來撫慰著婷婷,使她能夠安靜下來。可是,事情卻不然,她開始又哭又鬧。 想把婷婷抱到地上放著衣服的地方去。但是,婷婷不肯遷就他。突然站了起來,向門口跑了過去。
  
  老大一看,大事不妙,來了一招「惡虎撲羊」撲了上去。只聽見「拍」的一聲巨響。老大全身壓到婷婷身上,婷婷受不了過重的壓力,整個身體正面撲倒在地。婷婷的乳房碰到地上,發出了巨響。 快速地爬了起來,把婷婷拖到衣服那一邊去,費了九牛二虎的力量,給拖到了。
  
  婷婷一邊在地上耍賴,一邊在地上爬著,全身弄得黑一塊白一塊的,叫人好心痛。她抗拒著、反抗著,像一只很難馴服的野馬一般頑強地抵抗著。
  
  老大也顧不了那幺多了,他又再度地撲到婷婷的身上去。他全身壓在婷婷的身上。使得婷婷仰躺在地上,雙腳不停地亂踢亂蹭著,像在抗議一樣。右手從婷婷的腰際滑下,然後用右手按在她的嫩屄口。他用手開始輕輕地挑弄著婷婷敏感的陰蒂。
  
  婷婷感覺到有人在她的陰戶上搔動,便本能地把柳腰搖擺了起來。 老大繼而伸出了中指,朝著嫩屄縫,直至滑下,往嫩屄內插了進去。婷婷頓時,全身一陣寒顫抖動著。 他緩慢地抽插、摳、鑽、撩、挖等,一一做著。 婷婷在他劇烈地挑逗下,玉體不停顫動著,雙腿用力夾、踢著。她咬緊了牙齒,在嘴裏傳出了: 「……唔……唔……噓……噓……嗯……嗯……哦……」 老大如此玩弄著婷婷已經有十多分鍾了,他絲毫一點也不肯停下來。 又過了幾分鍾,似乎情況又有了改觀,婷婷哼著道: 「唔……唔……好癢……啊……啊……我……我……我受不了……我受不了了……啊……哦……哦……哎呀……哎呀……我……我……我好癢喲……好癢……啊…… 啊……不……不……不行了……」 老大看到婷婷如此的呻吟。此刻,他的陰莖挺得更高,漲得更大足有八寸長,還不斷地抖著,實在是饑渴死了。 于是,他又展開了,另一回合的攻勢。
  
  首先,老大把右腳跨到婷婷的兩腿中間。然後。用他的大腿在她的陰阜上磨擦著,使婷婷一陣一陣地陰部發熱。
  
  過了一會兒,他再把上身壓到婷婷的嬌軀上,用他的胸部在她的酥胸上擦磨著。這個時候,婷婷上半身漸漸地熱了起來,乳頭也逐漸地發麻鼓了起來。接著老大把左腳也跨到婷婷的兩腳之間。
  
  現在,婷婷仰躺成了「大」字形,然而,老大則俯臥成「|」字形了。 他們倆人肉體上的接觸,似乎已經就緒完成了。 然後,老大開始作怪了,他雙手撐在婷婷的腋下,把身體上下移動著。 這種方式,不但能使老大的胸部受到乳房的磨擦著。而且老大的龜頭也可以在婷婷的陰戶上壓擦著,使他們彼此獲得快感。 婷婷嬌軀被老大擦刮著,芳心正發癢著: 「……唔……唔……哦……哦……嗯……嗯……癢……癢……好癢……」老大見婷婷開始發浪了。于是,他把胸部壓在婷婷的乳房上。雙腳用腳尖蹬在地上,使身體成爲弓字形。他用右手握著龜頭,眼睛瞄著嫩屄,正在使龜頭對准屄口。
  
  婷婷被他壓得喘不過氣來,想推又推不掉。只覺到老大把屁股一挺,腰部從上面壓了下去,「噗滋」一聲,整根八寸長的大肉棍全部插入嫩屄中。
  
  婷婷連聲大叫: 「……啊……痛……痛……痛死了……啊……啊……不……不要……」她曉得她自己求救無門,只有依靠大叫,來表達陰戶內部的疼痛之苦。
  
  因此,當老大發現雞巴已經全部插入了,他立刻發動強烈的攻勢,他一下緊接一下地,將八寸長的粗大陰莖拔出五寸左右,再狠狠全根刺入。 婷婷開始覺得一陣一陣的酥癢遍布全身。
  
  但是,經過了老大的抽插了叁十幾下之後。那陰戶的肉洞口的屄肉,被插得一閉一翻,使得婷婷從痛苦中,變成掉入疼痛的深淵裏。
  
  她咬緊了牙根,極力壓制自己的痛苦,但是還是疼痛得受不了,她呻吟著: 「……啊……唔……哎喲……哎喲……啊……痛……痛……好……好痛……啊……哎喲……我……我……我的陰戶……陰戶……我的陰戶……會……會裂開的……哎喲……媽呀……呀……啊……」婷婷一臉痛苦的表情,把自己的雙手放在老大的腰部抵住,以減少他的沖擊力。可是,婷婷愈是這樣做,老大頂得也愈狠,就好象他有先天性的叛逆心理一樣。
  
  這樣過了大約十多分鍾,老大抽插了近一千次。 婷婷緊蹙著的眉頭,終于開了,她已不再感到先前的痛,代之而起的是麻脹酸蘇的感覺… 老大臉上這個時刻才發出了笑容。他並且把頭伏下去,用嘴巴含著乳頭,一拉一放,乳房晃動著,刹是一陣好玩。 老大把乳頭含在口中,用舌尖頂著奶頭,一陣磨擦,又吸又舔,狠弄一翻。 「……啊……哎呀……好癢…啊……啊……好……癢死我了……好……好酸喲……唔……唔……嗯……嗯……哦……啊……」老大現在的動作,簡直就是在做伏地挺身一般。肉棍直進直出,塞得陰戶好不痛快,陰道內被脹得滿滿飽飽的。此刻兩片充血的陰唇完完全全地被翻裂了開來。大雞巴大力一進一出地抽送著,龜頭下下頂撞著婷婷的屄花心的軟肉。那嫩屄中的淫水淋漓,被肉棍兒插得「噗滋!噗滋!」吱吱作響。
  
  「……唔……噢……嗯……嗯……我受不了……唔……哎……啊……好癢……好酸……喲……喲……酸死我了……唔……唔……嗯嗯……」婷婷現在已經魂不附體,也不曉得拍到那裏了,到底是拍,還是不拍了,也不知道。陰道被塞得又麻又脹,她被奸得屄心酸蘇,全身發燙,口幹舌燥,心裏蹦蹦地跳著,好象在打鼓一樣。 婷婷花心大開,淫水就像被開鑿出來的泉水,從下面的屄洞中冒了出來。 老大這一次來回抽送了八百多下。幹得婷婷雙腿發軟,四肢無力,兩眼發黑,全身香汗直下。
  
  老大內心暗自想著: 「真沒有想到這一次的美眉,竟然還沒有被開苞,卻被自己享用了,嘿嘿!滋味真是不錯,幹得好過瘾好痛快呀!」 婷婷身體劇烈地翻騰著,玉臀扭撼著,時而聳動陰戶,迎合入侵的硬肉棒。因此老大每當龜頭用力一頂時,震得婷婷全身顫抖發麻。 依據老大的經驗判斷,婷婷的體力已經不行了,可能撐不了多久了。 婷婷的雙手緊緊地抱著老大的腰部,隨著他身體的起落動著。
  
  突然,婷婷的呻吟聲由低轉高,由小而大,苦苦地求饒著: 「……啊……啊……我……我……我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我……我……我受不了了……唔……唔……哎喲……哎喲……酸死我了……唔……唔…… 我……要死了……我……不行了……啊……啊……啊……」 當她叫聲一停,人也隨著擺平了,四肢一動也不動,就如同死人一般。 隨著一股股熱騰騰的陰精自花心內泄了出來,潤濕了龜頭。老大的龜頭一經沾濕,全身顫抖了幾下,再也使不出勁來了,雙手一軟,趴在婷婷的嬌軀上。 龜頭被陰精泡得發燙,顫抖不止,不由自主的精液「吱……吱……吱」地射向子宮深處。
  
  導演這個時候,喊著: 「卡!唉呀!太好了,這是我一生所碰到拍得最好的一次。」 工作人員開始收東西。 「制片!制片!」 導演一邊拉著制片,一邊叫著。制片從婷婷的身上醒了過來,問: 「導演,今天拍得怎幺樣?」 導演高興大叫: 「太好了,太棒了,真是逼真,制片可以起來了,我們收工了。」 「哦!」 制片起身穿著衣服,其它人員紛紛收工走了。
  
  現在現場只剩下制片、導演、婷婷,叁個人。 「導演,她怎幺辦?」 「嘿!她太累,還在睡,別理她,我們走吧,待會兒她自己會醒的。」 制片把地上的零碎衣服,蓋在婷婷赤裸裸的胴體上面。 走吧!回去休息吧!」 說完,倆人一同離去。
  
  婷婷獨自一個人不曉得在地上睡了多少時刻。突然,她覺得自己的陰戶一陣裂開的刺痛,慢慢地醒了過來。 她本能反應的,用右手在陰戶口上摸了一把,發現自己的手上沾滿了帶有血絲之淫水,不禁哭了起來。 她慢慢地站了起來,用自己的內褲把血迹陰精和那男人的精液擦掉。然後,把地上的衣服穿上,把內褲收在自己的提袋中,離開了這一間空房。 她像失掉靈魂的人,行走在道路上,深夜一片寂靜和漆黑。她回到了公寓,首先,先把今天所發生的事情記在日記上。接著,她拿出提袋中,擦過處女血、淫水、和精液的內褲,在房間中點火燃燒。 雖然,證據已經被燒掉,可是內心的創痛永遠無法平息的。
  
  然後,婷婷到洗澡間去洗澡,她想借著熱水把自己的創傷洗掉。可是,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她打開了水龍頭。水聲唏哩嘩啦地響著,婷婷開始洗滌身上,和今天所留下來的經驗……